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常青藤中老年网

 找回密码
 注册(请使用中文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67|回复: 0

[散文随笔] 《一只搪瓷碗引起的回忆》(旧文忆写之一)散文随笔

[复制链接]

1767

主题

10

好友

9238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优秀版主 论坛文豪

发表于 2018-5-23 21:42:41 |显示全部楼层




2018-5-8 08:57
《一只搪瓷碗引起的回忆》(旧文忆写之一)
昨天,我在拙贴中说:“晚年我的许多社交活动,都与“知青”两字有着联系。”
这个联系的形式是多种多样的,比如聚会,比如出游,比如开会,等等。
由于我喜欢“舞文弄墨”,空闲时击键为文,回忆知青岁月。于是,我经知青朋友Y兄的介绍,与一本名为《知青·上海》的杂志有了文字联系。我常在这本杂志的同名网站上发帖。杂志编辑会从中挑些合适的帖,刊载到这本杂志上。如2012年的第一期(总第18期)就刊登了我的一篇《一只搪瓷碗引起的回忆》。
在我乱七八糟的杂物中,有许多插队时用过的东西。我以物为依托,写我的山村生活。其中就有这只搪瓷碗。我的印象中,杜老师也有一只。因为当时我们所需的日用百货,都到所在公社独此一家的供销社去买的。
在我眼里,这只敞口的搪瓷碗在当时是很出彩的。“彩”就出在它碗底的一幅图上。一红一黑两条锦鲤在黄昏圆月下的青草池塘中快乐地游着。当时我刚到占大中学,需要买些日用品,于是我就买了这个当时很艺术,用现在的话说很“小资情调”的搪瓷碗。
前几年翻旧物,我居然看到了这个我以为早已丢了的碗。拿着这只碗,思绪把我拉回了当年买它的岁月。于是我写下了《一只搪瓷碗引起的回忆》,并贴到《知青·上海》网站上。结果被选中刊出。
凡刊有拙帖的《知青·上海》,编辑部每次都会挂号寄我两本。
再说这本杂志。这本杂志是事业有成的知青承明兄出资为知青办的。编辑都是在职时做编辑工作的。所以杂志的质量还是很高的。
创办时承明兄就定办十年。现在十年期满,刊物己圆满落幕。
现在我想借这些刊出的拙帖,写写当时写帖的背景。也算是从另一个视角对似水年华的回眸吧!
最后补充一句,这只搪瓷碗,从型制上看,也许说它是“搪瓷盆”更合适。


一只搪瓷碗引起的回忆2011-10-15
整理旧物,在一只破旧的木箱里,居然找到了那只我以为早已弄丢了的搪瓷广口平底碗。
说起这只碗,又有一段昨夜星辰的往事回忆。
万年历要往回翻到41年前的冬季。我走出学校,来到这个山村中学教书。
山村中学教书生活自有它的许多特点。比如伙食这一项,就很有特点。这食堂,不,其实就是伙房,它只供应饭和热水,并不供应菜。究其原因有二。一是山区蔬菜少,在那个年代更甚。老乡自留地的菜只供自己食用,如出售,即成资本主义尾巴,非割不可,至于荤腥就更无处可觅了。所以伙房无菜可烹炒。二是即使伙房有菜,学生也买不起,他们都用竹筒自带酸菜腌菜来吃。所以伙房无法也无须供应菜肴。
我报到的第一天,学校老师就详细关照了吃饭问题的解决方案。一是学校会给你一块蔬菜地,自种自给自足,二是要备齐全套炊事家什。
看过分给我的那几垄菜地后,我便到供销社採办炊事家什。
当时的供销社是全公社唯一的购物中心。我记得先是买了个缸灶和铁皮炒菜锅。
铁皮锅现在也常见,不用多说。这缸灶不说现在的人,可能以往在城里的人都未见过。
这是一个用泥土烧制成的陶缸,色如红砖,很粗糙。在缸边的下方有一方框线痕,供使用者用钢锯依痕锯出一个口,使用时,就从这个口向缸灶中续添柴禾。
用缸灶炒菜要有些技巧。我开始使用时,不会上下兼顾,顾了上面炒菜,就忘下面添柴,或者相反。练了一段时间才得心应手。
这个缸灶煮饭特别好,尤其是能烘烤出一张完整的铁锅状的香喷喷的锅巴。操作方法是饭煮熟后盛出,留下贴着锅的一层不刮,盖上高帮木盖,然后在缸灶里添一把旺火,不一会,一张锅与米饭分离的金灿灿的松脆锅巴就形成了。
这样香脆的锅巴是过去在上海用煤球炉怎么也无法烧了来的。
直到现在,我都还很怀念这锅巴。
说到这里,要说说眼前这个平底搪瓷盆碗了。这个碗内的平底上烧制了一幅很有诗意的图画。
如果盛上一碗水,那么水底绿茵茵的水草下是一轮黄色的圆月,这大概是月半黄昏时的月吧!而水草上是一红一黑两条锦鲤在欢快地游动着。这时,你就会有联想,好像这就是一口清水塘,塘边柳色依依。月圆柳拂,让我想起两句很有名的诗: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真得很美。
当时,它放在售货的玻璃柜中,与旁边那些单色的盆碗相比,我一眼就看中了它。
在那个革命化的年代,日用品上的图案都很革命化,像这般抒情的图案还真得很少见。
而它就放在这个深山老林中的供销社里,静静地,好像就在等着我。我与这个碗还真是有缘呢!
后来这碗就随我东西南北地走。由于屡次搬家,手忙脚乱地,时间一长,竟想不起把它放在哪儿了。还真以为弄丢了。有时想起那段往事,还正为找不到这个碗而遗憾呢!
不料,今天又重见这个碗,仍然是美丽的月,仍然是流动的藻,仍然是活泼的鱼,仍然让我想起“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的诗句,但人呢,老了。

fastpost

QQ|手机版|Archiver|常青藤中老年网 ( 沪ICP备09085800号

GMT+8, 2018-12-19 21:16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