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常青藤中老年网

 找回密码
 注册(请使用中文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0096|回复: 31

当年知青再回首 —兼与《难忘的一九六八》作者商榷

    [复制链接]

126

主题

22

好友

6326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论坛文豪 论坛元勋奖章 优秀版主

发表于 2010-4-2 17:47:52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春树暮云 于 2010-7-27 08:39 编辑

                 当年知青再回首
                     
       ——兼与《难忘的一九六八》作者商榷

   1968年12月22日,毛泽东的一段最新指示发表 “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很有必要……”就这样整整一代人的命运被决定了,我们别无选择。对于那些未谙世事的青少年来说(请看郑孜平兄贴的那些稚气未脱十六、七岁知青照片),“少年不知愁滋味”没有意识到以后的道路多么曲折、境遇多么凄凉、生活多么困苦,而被一种“田园牧歌”的幻想所笼罩。  
   我们这代人是当年戴着红领巾,唱着“让我们荡起双浆”和高呼“时刻准备着,为共 产主义而奋斗!”的最纯洁一代;是在苏联集体农庄和我国人民公社的赞歌声中成长起来的,在封闭而浮夸的环境下,正如米兰·昆德拉在《笑忘录》中写道:理想远大、富于激情的新世界的建设者,在为所有的人作一曲田园牧歌。
   对于知青来说,田园牧歌的憧憬很快就被残酷的现实打破了。知青所经受的苦难是一个十几岁孩子稚嫩的肩膀难以承受的苦难!史料表明,多数知青下放农村后,连基本生活都不能自给,在教育、医疗、婚姻,甚至人身权利方面,遭遇到后人难以想象的痛楚(比艰苦劳动更痛苦的是精神上的迷茫)………  记得那时每个夕阳西下的傍晚,我站在知青点屋檐下,抚着被磨破了的肩,根本就看不见何处是光明的前途,肉体和精神上的伤痛无以复加。这一幕虽已非常遥远,但每当想起,依然清晰如昨。 当年所经受的种种炼狱般的磨难,被欺骗和被抛弃的双重折磨,心路历程的曲折和痛苦,至今难以忘怀。
   当年为什么要发动一场总共有1800万知青裹身其中的上山下乡运动呢? 建国后中国人口迅猛增长,进入60年代, “大跃进”的冒进浮夸的泡沫消散之后,为了缓解城镇就业压力,国家不得不把知青上山下乡作为一项长远方针。“wenge”初起,各行各业都停业闹革命,工厂不招工、大学不招生,“老三届”的学生留校闹了一通革命后,国家才发现,这一代人正面临着严峻的就业或出路问题。大规模的上山下乡如箭在弦、不得不发。

   我们回顾历史,从西方开始逐渐扩散至全球的现代社会教育制度确立以来的二、三百年中,哪一个国家、哪一个民族,会停止正常的义务教育和职业培训教育,把当学之年的青少年学生一起赶下乡,去接受所谓的“贫下中农再教育”?要知道,在当年的下乡知青中,大多数还是年龄不满成年正处于学习黄金时代的青少年!
   自中国称之为国民教育在二十世纪初确立以来,即便抗日战争时期、解放战争时期以及建国后的二十年,何时停止过正常的中学教育及大学教育?这一社会文化传承的必经之路却被“文化革命”“上山下乡”运动斩断达十年之久,整整贻误一代青年。
   在胡绳主编的《中国共 产dang的七十年》一书中这样写道
:“wenge中一千六百多万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大批知识青年在青春年华失去在学校接受正规教育的机会,造成人才生长的断层,给国家的现代化建设带来长远的困难。”

   历史把这一代人和我们的国家都推向了尴尬。按照现代观点,一个国家走向发达的标志在于它的城市化进程,即农业人口向城市人口的转变,而上山下乡恰恰相反,它把大量的城镇青年赶到农村去,让他们去做脸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众所周知,下乡知青并没有真正成为“社会主义新型农民”, 反而成了一个特殊群体。原本想把作为城市就业包袱的知识青年化解到广大农村的汪洋大海中去,不料知青到农村后反而又成为国家一个不得不承担的沉重包袱。一个基于宏大构想的大型社会实验,并未达到它预期的目的,反而走上歧途。
   人口从城市到农村是逆历史潮流而动,这种历史倒退的大迁徙在中国和世界的历史上绝无仅有。 社会现代化的衡量指标之一,就是城市化水平,就是农村人口转变为城市人口的数量和速度,这是全世界公认的社会发展定律。反其道而行之,以“上山下乡”的名义将包括学生和一些城市居民在内的几千万人口迁往农村,在当时多数农民连饭也吃不饱,更遑论其他更大更多的差别。再者,直到今天,有那个农民不想跳出“农门”,摘掉那个农村户口的帽子,徒然来了那么多与他们分食粗瓷碗里口粮的知青,村民们也是不情愿的。
   二战以后,世界各国都在大搞经济建设,而我国建国后在一片战争废墟上大搞的是各项政治运动,知青上山下乡是政治运动的副产品,不仅耽误了一代人,对国家造成的危害更重。

   在插队的年月里,哪个知青给过家里一分钱。到年底,会计算盘珠子噼啪一打,知青扣掉已分到手的粮食,不透支就算是好的了……每月还要从家里拿钱 。“自顾不暇,安得侍奉高堂;归程何处,岂敢期约婚嫁”、“一事无成,同学少年惊逝水;半生有梦,书生意气化飞烟”(《二八知青记》)。“多数知青下乡后仍然在不同程度上仰赖父母的贴补帮衬,多子女家庭的经济负担则更为沉重。许多孩子在下乡时尚无独立自理能力,无奈的父母只能为远行的子女黯然神伤,梦牵魂绕,默默忍受着年深日久的精神煎熬”(原刊《炎黄春秋》第8期 作者马昌海)   
   除了国家的劳民伤财外,上山下乡运动又造成了多少家庭的悲剧。 当时我插队在皖南,68届的妹妹16岁插队江西,父亲(“反动权威”)发配在安徽凤阳干校,全家五口人分在四个地方。父母亲在自己身心受煎熬的同时还时刻挂记着我们下放的姊妹俩,不知操了多少心,承受了多重精神负担:日夜牵挂、担惊受怕、殚精竭虑。有人说,知青的父母都要因子女而减寿,我家的情况就是如此。在那特殊的年代,无力庇护,就代之以忧虑。今天我们也为人父母,我们深刻体验到当年父母送我们下乡时那种“汽笛一声肠断,从此骨肉分离”,敢怨而不敢言的心态。 当返城风刮起后,又带来了多大的社会混乱和各种不正之风的蔓延!  

   当然,知青一代里也有不少成功者。一小部分人受到了父母权力的荫护,大部分成功者是靠自身的努力。有些靠乡间的苦干而被推荐进了大学;更多则是在艰难的条件下自学,在恢复高考后的77、78有幸考上大学。但他们是知青竤体命运的例外,靠的是自强不息,而不是社会的正常赐予。然而,这部分人毕竟是知青一代的极少数,绝大多数知青没能逃脱时代的命运,他们,落魄无言的知青是王小波笔下“沉默的大多数”,并且是知青中的绝大多数。
   当经过挣扎和奋斗,寻觅和思索,知青们痛苦代价换得的收获,大概不仅仅是眼角的皱纹和两鬓的白发。我们学会了独立思考,学会了在困顿中坚忍地寻求出路,尤其可贵的是,我们从未丧失责任感—对祖国,对人生,对家庭,尽管我们微不足道而且时常无可奈何。可以说,我们这一代人的牺牲,是为了解决当时国家在经济、政治上的困境,为国家、民族作出了贡献。

   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前,我们的国家经历了十年浩劫,国民经济处在崩溃的边缘。正是严峻的现实促使人们去重新思考过去的方针路线的错误;去重新选择一条新的符合实事求是原则的道路。 1978年底dang的十一届三中全会的召开,标志着全局性拨乱反正、开创新局面的开始。在dang中央领导集体事实上的核心??邓 小平的领导下,有步骤地解决包括知青问题在内的众多历史遗留问题。历经多年的知青上山下乡运动也于1981年末悄然告以结束。改革至今的事实表明,城市多种经济不仅容纳下了数以千万计的大中学毕业生,而且城市还容下了约6000万来自农村的民工。知青上山下乡运动已成为历史。
  “知识青年的上山下乡与建国以来的许多重大政策和重大事件都紧密相关,它的起因涉及到国民经济,三农问题,教育制度等各方面,它的结束是中国进入改革开放新时代的标志之一。知青上山下乡运动对整个社会的经济基础和思想观念都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共和国的一代青年在这场运动中消蚀了自己的青春。但愿悲剧不再重演”。(原载《炎黄春秋》第八期  作者马昌海)
   邓 小平赞同李先念的意见说:我们花了300亿,买了三个不满意:知青不满意,家长不满意,农民也不满意。(李先念认为是城市、农村、家长和知青本人“四不满意”,对知青问题如不彻底解决,又会酿成危及安定团结的政治问题)。
   
   在失败的上山下乡运动沾染着浓烈的悲剧色彩已成定论的今天,读《难忘的一九六八》不禁愕然,歌功颂德,何来如此“假、大、空”颂扬之词,又如何有所述万民拥戴,歌舞升平之景?恍恍然如回到wenge初……
          四十年来论不休
          却夸豪情在心头
          董狐笔今凭谁握
          莫向后人逞风流

   知青上山下乡运动已过四十年,但无论岁月如何流逝,知青心中那鲜血淋淋的创伤,永远难以愈合。每当我遥想那已逝去的青春,总是热泪长流。这一切,只有当过知青,只有亲身经历过,才可领会那种刻骨铭心的伤痛。
   我们不能苛求前人不犯错误,我们也不能改变历史,更不能唯心地去审视历史。 判定那个特定年代青春价值的论争,并非只依据个人的得失,国家和民族利益应该是唯一标准!对国家和民族来说,失败的上山下乡运动沾染着浓烈的悲剧色彩,已成定论;就个人而言,每一个知青都有着自己不堪回首的一本充满心酸泪的故事,少小离家的艰辛自不必言,抛开个人的得失不谈,就知青运动对国家的得失来看,可以说,知青运动造成了国家严重的落后于时代。对国家而言,一代人的落伍比一个阶层的落伍更为可怕,一个阶层的人对国家的影响只是某一个层面,而一个代人的落伍影响的就是一个时代,知青的十年难忘岁月也是共和国的那段悲剧历史的一个缩影!
   知青经历是我们这一代人的不幸,上山下乡这场运动给我们带来的劫难是刻骨铭心的,这也是国家的灾难,民族的悲剧。我无意于抹杀知青一代当年的奉献精神和在艰苦环境中建设农村、开发边疆做出的贡献,当我们跳出个人经历,在历史的视角下,就离不开审慎与反思的目光了。再者,上山下乡使我们知青自觉不自觉地养成了不甘落后、不甘沉沦、奋发进取的人生信念,培养起体察国情、民情,关切民族命运,希冀中国稳步发展的政治品格,以一种更深沉的目光观察中国政治。   
    值得庆幸的是知青的苦难已经过去,中华民族的苦难已经过去!
    人民不会忘记曾经的知青!
    历史不会忘记曾经的知青!

166

主题

0

好友

2359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优秀版主 论坛文豪

发表于 2010-4-2 18:11:48 |显示全部楼层
读完春树的文章,心潮起伏。分析得细而透。知青下乡这一决策,是当时时代不得已而为之的解决办法。这是很清楚的事实。损失的不仅是我们个人,而且国家的损失更为巨大。幸好十年动乱结束,知青陆续回城,在各种工作岗位上发挥作用。要不,不知会让我们的国家乱到什么程度。
春树,谢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93

主题

14

好友

2956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优秀版主

发表于 2010-4-2 18:51:57 |显示全部楼层
写的好!有理有据,正本清源。我有点纳闷,这么就不顾历史的事实,还要还wenge之阴魂呢?说wenge时期的梦话呢?谢谢春树这篇及时的文章,以正视听。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93

主题

14

好友

2956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优秀版主

发表于 2010-4-2 18:52:12 |显示全部楼层
写的好!有理有据,正本清源。我有点纳闷,这么就不顾历史的事实,还要还wenge之阴魂呢?说wenge时期的梦话呢?谢谢春树这篇及时的文章,以正视听。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66

主题

9

好友

2781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论坛文豪 论坛元勋奖章

发表于 2010-4-2 21:12:01 |显示全部楼层
春树这篇好文一扫我的郁闷,谢谢你替我说出了心里想却说不上来的话,相信也是绝大多数知青的心里话!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

主题

0

好友

60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升级  22.22%

发表于 2010-4-2 21:33:47 |显示全部楼层
写得好,知青都有一本帐,当回忆往事,一肚子苦水说不完,那些无视当年事实,乱吹的人,不知用意何在?
[相逢都是缘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

主题

0

好友

32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升级  6.67%

发表于 2010-4-2 21:48:34 |显示全部楼层
“人民不会忘记曾经的知青!历史不会忘记曾经的知青!”??但首先要我们自己不忘记。
“在一个容易忘却的年代,我们需要做的是对回忆的触动,而不是止于抚摸。”??作家肖复兴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834

主题

64

好友

1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0-4-2 22:45:12 |显示全部楼层
写的好!实事求是,认识知识青年上山下乡运动的得失利弊。好在**顺应民意,冲破思想禁锢,从根本上解决这场运动种种弊端的愿望和要求,以一个伟大政治家的大手笔解决了这一大难题。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54

主题

15

好友

1478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优秀版主 论坛文豪

发表于 2010-4-3 11:11:53 |显示全部楼层
一气读完春树这篇文章,写得真好!文章把上山下乡运动产生的起因、过程和收场有理有据地进行了精辟分析,对知青进行了正确评价。本人属于那种“心中有而笔下无”的文学菜鸟,所以谢谢春树说出了广大知青的心里话。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

主题

0

好友

9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升级  45%

发表于 2010-4-3 11:14:34 |显示全部楼层
文章写得好!只有亲身经历过这场运动的人(我称之为运动)才会有如此深刻的认识和体会。谢谢作者!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fastpost

QQ|手机版|Archiver|常青藤中老年网 ( 沪ICP备09085800号

GMT+8, 2019-4-19 06:25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