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常青藤中老年网

 找回密码
 注册(请使用中文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38|回复: 0

难忘求学路

[复制链接]

40

主题

1

好友

1729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升级  36.45%

发表于 2018-11-29 22:41:12 |显示全部楼层
我的求学的路全是母亲的眼泪铺就。
在那“全国山河一片红”的岁月,父亲一夜之间挂上了黑牌,到“五七干校”种蕃茄去了。我就读的小学也已停课,“小黑帮”的我,只得成天躲在家里以书度日。一天,门被几支红白相间的“专政棒”捅开,几个“红袖章”高呼着“扫帚不到,灰尘照例不会自己跑掉”抄家来了。屋内乒乒乓乓,母亲抖抖索索地领着我们藏到灶间。
后来,小学“复课闹革命”了,我却失了学,带着“不可教育好的子女”的名声流浪在家,捡二煤子(煤渣),纳袜底。只是晚上,母亲在昏黄的灯下,翻出了早年的“范氏大代数”一题一段地辅导我,我把书一扔:知识越多越反动,学这有什么用!母亲气了,啪地给我一个耳光,又哭着替我揉了好久好久。
第二天,母亲带着我出门,出城沿乡间小道走了好半天,进了个低矮的门楼。那是一个公社的中学,母亲的同学——一个矮矮的阿姨在那代课。母亲说着哭着,在校长爷爷面前又跪下了,全屋的人都陪着落泪。终于,学校冒着风险收下了我。上学啦,我笑了。那几天,母亲的脸上也露出了久违的笑。
十三个月后,我还是未逃脱失学的厄运,上山下乡去接受再教育。带着母亲不知从哪搜集来的一大堆课本,我开始了七年的插队生涯。在集体户那一跳一跳的油灯下,在河滩的牛背上,看瓜的草棚里,我记下了母亲的嘱咐,自学着中学的课程。凭着它,我参加了粉碎四人帮后的第一次考试。当收到录取通知时,母亲与落泪了,她泣不成声地念叨着:上来了,读书吧……
此后,妈妈寄给我的信总少不了那么一句。我每每以此鞭策自己,发愤学习,以总分最高的成绩毕业。我把“优秀毕业生”的烫金证书双手捧着送给了白发苍苍的母亲。
难忘啊,求学的路!

后记,我真实的记忆。想起当年,我一不“可教育好的子女”,牛鬼蛇神的狗崽子,14岁就去到了安徽六安与寿县交界的翁墩公社插队......


fastpost

QQ|手机版|Archiver|常青藤中老年网 ( 沪ICP备09085800号

GMT+8, 2018-12-14 23:10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