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常青藤中老年网

 找回密码
 注册(请使用中文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41|回复: 3

[东拉西扯] 出差随记

[复制链接]

266

主题

21

好友

1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论坛元勋奖章 论坛文豪 优秀版主

发表于 2018-12-5 15:44:12 |显示全部楼层
1、
夫人堂妹女儿结婚,邀请喝喜酒。酒席在老家江苏启东市吕四镇,11月25日顺路去上海。接受上次住在市内,停车困难。这次住九亭地铁站附近宾馆,停车方便,市内乘车也便捷。
26日上午要去医院看岳父,性急的夫人早早起床,八点多早高峰还没过,我们下楼乘地铁。夫人疾步快行,我紧紧跟随,她不时停下来等我。边上急着上班的人,一路小跑。稍不注意,就挡了别人的路。我埋怨,完全没必要去那么早,我们有的是时间。
进入地铁站,一列车已经挤满了人,根本上不去,只有等下列车。约等一分钟,车就来了。
车厢内很挤,可有立錐之地。夫人大声指导着,进来,这样站,手扶这里,搞得我们像两代人。心里不服,虽然动作慢一些,不至于痴呆。
车厢里,所有的人都沉浸在手机里。我怕带眼镜麻烦,无所事事,看着车窗。车窗像一面镜子,只有我一人抬着头。一头凌乱的白发,下面是张扮酷的面孔。也许感应到边上一位正在扮酷的大叔,前面一位女士抬起头,正好同框。她年龄介于青春末至中年之间,下意识抬手捋发,我不好意思,扭头看别处。一会,座位上的人下车,她示意我去坐。我说,谢谢,我快到了。心里失落,我真的那么,老了吗?
2、
没想到,六十多岁开始励志。去年四月太平湖同学会后,参与纪念图册编辑,反响不错,自信心爆棚。这次中学同学会,五十周年重逢后,义无反顾又承担起图册编辑工作。这次出门前,已经将文字部分和设计初稿交给制作单位。忙图册,已经快一个月了。
和上次图册编辑不同,我只负责文字,后面所有工作,有何曼玲同学单位的专业团队操作。而这次则需要考虑后面的设计。昨天上午,来上海的路上,收到制作单位发来的二稿样册。原以为很简单,越认真发现问题越大,晚上和制作单位商量。可设计方面缺乏自信,无奈想起求助,找何曼玲同学请教。
和何曼玲同学沟通顺畅,也许五十年前,我们是同窗,看法和思路非常相似。一天反复讨论,大的框架已经形成。并和制作单位沟通,感觉很好。这是一个,完全陌生领域,当然后续工作还很多,需要一页一页去推敲。大的框架有了,后面相对容易。好的东西都是这样慢慢磨出来。
27日下午,遇到磨的事情。每次来上海,陪孙女是最大的愿望。儿子说,下午放学后,妞妞有一个录像,我们可以去看。然后,晚上一起吃顿饭。录像是妞妞钢琴老师组织,为参加一个比赛,租一个专业录音棚,几位学生拍摄录像。
妞妞拍摄过程,老师不满意,非常严厉,大声斥责。五分钟的内容,居然折腾了近一个小时,感觉妞妞快要哭了。坐在旁边,知道老师严格要求是对的,严师出高徒。可感受不好,学琴不容易。不光有鲜花,更多是背后的汗水和泪水。
晚餐是愉快的,孙女喜欢的餐厅,胃口很好。虽然我们平时不在一起生活,那种血缘维系的亲情,非常热烈。一个旁人感觉并不好笑的事情,却触发了她的笑点。我说,奶奶帮助捡的豆腐,掉到我25元的新鞋上。
孙女的人生路还未开始,我们祝福,不论是人生的哪个阶段,其实都需要励志。我是早先不努力,成了爷爷才想起。
3、
居住在七宝的同学好奇,问怎么会住在九亭。七宝和九亭相邻,七宝发展快,算是市区,九亭大约属于城乡结合部。一下没想好怎么答复,就说见我下面的随记吧。
退休前在九亭住了三年,说喜爱有些牵强。每个人都有自己习惯的生活环境和区域,学了政治经济学,知道与经济有关。当初帮儿子买婚房,只有这样的经济水平,决定了你生活的区域范围。一种环境久了,也就成为一种习惯。
我曾长期生活在乡村,县城,从事农业工作,熟悉这样的环境。也向往舒适,好的生活环境,这是天性。夫人则有点另类,上海人却向往农耕生活,种菜,养鸡。也许是美食的诱惑,真正的美食,其实在乡村。
所以对出差这样短期生活在嘈杂环境,并不反感。进出宾馆,小老板热情招呼,很亲切。出了门,就是食品一条街,选择余地很大。交通,生活设施都很便捷。
三十年前,从县城调人上海,居住在内环,二十年前,自己买房,退到中环。十年儿子买房,退到外环外。同时我们卖掉上海的房子,退到太平湖。退休前到九亭,租房过度三年。大约是一种趋根性,回归自然,也是自己理想的生活环境。
一种环境久了,需要换种环境,会有新鲜感。但环境差异不应该过大,如果去五星级宾馆,会手足无措,因为那不是自己习惯的环境。28日下乡喝喜酒,真正的乡村。相对而言,比较熟悉。城乡结合部,换口味的菜。
4、
吕四港镇是启东市第一大镇,全国四大渔场之一。因为崇启大桥的开通,将启东与上海连接起来。也带动了启东,包括吕四的经济发展。每天,上海一车又一车的人,赶到吕四吃海鲜。吕四已经不是一个普通乡镇规模,类似内地的一座小城市,还在大兴土木,像九十年代的上海,到处在挖掘。
因为姻缘将我与这片陌生的土地联系起来。夫人的爷爷奶奶,是当地的农民,生养了三男四女。岳父是长子,部队转业后分配在上海工作。爷爷奶奶还有两个女儿,分别在南京和启东城内生活。小儿子部队转业,在当地工厂上班。
他们八十岁生日时,所有子女及家庭从各地回来团聚。那时我们刚结婚不久,第一次踏上这片土地。汽车,轮渡,再转汽车,最后十多里路需步行。大包小包,一路艰辛,终于抵达偏远的小村。几十号人,团聚几天,虽然忙碌,非常快乐。特别是老人,那个年代,偏僻农村,家里有几个子女在城市生活,端铁饭碗,是家族的一种荣耀。
三十多年过去,生命在延续。爷爷奶奶都在百岁时作古,第二代已经有离世或接近暮年。大叔叔前几年去世,乡下的门面,由大叔叔儿子支撑。这次出差任务,是参加大叔叔外孙女的婚礼。
生命在延续,从爷爷奶奶算起,这次婚礼的新娘,算是第四代,还是孩子时见过。社会变革,如今第四代都已经扎根城市,陆续结婚生子。第五代已经完全城市化,我家妞妞,已经是第五代。
尽管夫人从小生活在上海,对乡下感情很深。总想尽自己的能力,给他们一些帮助。只要方便,每年都想来乡下转一圈,而且习惯乡土生活,因为血缘无法割舍。
5、
大叔叔生养一儿两女,儿子(夫人的堂弟)是眷念土地的最后一代人。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去上海打工,挣了一些钱,执意回乡下盖了一幢三层的别墅。其实,当时还有更好的选择,上海开放蓝印户口。如果这样选择,小家庭会很安稳,儿子教育,就业就不会像后来那样艰辛。从经济角度看,投资上海一套房,远强于乡村别墅。但回乡盖别墅的意义,父母脸上光彩,儿子有出息。
叔叔婶婶年纪大了,堂弟早早从上海返乡照顾父母,并支撑着家族的门面。所有外地返乡的亲属,都习惯吃住在他家。堂弟的儿子遗传了他手巧基因,初中毕业就学习机床磨具,技术很好。现在小夫妻俩都在昆山工厂上班。买了新房,收入不错,可每月5000月的房贷,加上城市青年的做派,属于月光族。苦了堂弟夫妻,没日没夜,拼命挣钱,补贴儿子,抚养孙子。
堂弟回乡后除了打零工外,也曾想通过农业致富,将田地改造成池塘养蟹,种过果树,结果都不了了之。如今,剩下的一点地,也租给别人种。
大叔叔大女儿(夫人的堂妹),嫁在吕四街上。宝贝女儿中专毕业,好像是在苏州还是南通的学校工作。只是迟迟不结婚,成了父母心病。这次总算结婚,这几天忙的昏天黑地,我们来了两天,人还没有见着影。
大叔叔小女儿,我们第一次来乡下时,她不到十岁,整天抱着只有一岁多的外甥(我儿子),去看羊妈妈。小堂妹一直向往上海生活,最后通过婚姻如愿。虽然自己生活艰辛,可女儿已是上海人,结婚成家,女婿是非常听话的上海好男人。这次小夫妻俩,也来参加表姐的婚礼。
6、
30日总算见到新人,前两天去男方家举办婚礼。南方家在宿迁市,距离吕四有五百多公里。这两天大雾,高速限行,走地面,非常辛苦。吕四的婚宴,中午晚上习惯连吃两餐。同一地点,同样一批人,同样的菜肴。组办者操劳,赴宴者辛苦。
礼金在收与不收间拉扯,满桌的菜最多只吃了一半。新娘的父亲是老实的农民,而亲家是文化人。也许是怯场,也许是风俗,场面上的事都由舅舅(夫人的堂弟)出面。堂弟虽然也不习惯出场,可没有退路,他已经是家族的族长(类似群主角色)。
中国传统习俗中,夹杂许多陋习,婚宴是最应该改革的习俗。我不习惯这样的场合,绝大多数人不熟悉,即使认识,少有共同语言。只能是陪笑,陪吃。手机也不能看,感觉不太礼貌。
席间一人过来打招呼,回头一看是宝奇,大姑妈(当地人称呼孃孃)的女婿。对于家族而言,他是位传奇人物。他是上海知青,而孃孃的女儿(夫人的表姐)是位农民。他忠厚,能干,帅气,为了爱情,没有返城,扎根在当地。好像在附近的一个乡镇粮站工作。他热爱、维护家族,大的事情,总能见到他的身影。
我和宝奇有着相似的经历,都曾是知青。不同的是夫人在上海,我在安徽小县城。和他相同的是,也热爱这个家族,因为姻缘将我们联系在一起。
7、
婚礼结束,客人返回,乡下恢复了平静。原来每次都住在堂弟的别墅里。这次小堂妹带了一帮上海朋友,比我们早一天到。因为不熟悉,不喜欢嘈杂环境。我执意去吕四镇上订了三天房间,12月1日晚才回到家里。
夫人喜欢这样的生活,早上吃泡饭,还要炒一个蔬菜。房前屋后都种着菜,要吃随意。家里养了不少家禽,一天忙忙碌碌。问我,什么时候回去,答复随意。其实她也着急,回去要做豆腐乳,接着要腌酱油肉,咸肉。初步打算,4日回去。
其实,陪夫人出差是件美差,远比店小二轻松。除了开车,就等吃饭,全部时间自由支配。坐在车内,玩着手机。微风拂面,由于靠海边,空气有着太平湖的清新。但其他方面,差别很大。
河道多数已经成为死水,虽然到处摆放着垃圾桶,可远远解决不了河道污染问题。最大的污染是绿萍,当年农业生产的绿肥。田都不愿种了,绿萍成了河道的公害。想要治理,非同易事,繁殖力太强。
另一个变化,汽车发展快,水泥路已经不是村村通,而是每家每户都要到。当地居住分散,水泥路如同蜘蛛网蔓延。其实,这样变化不知是否有隐患,侵占了农田,河道。而且,这种改变是不可逆的。
农业生产,更是无头苍蝇,没有方向。解放后,启东是棉产区,后调整为种桑养蚕,现在开始种稻。稻产区都卖稻难,看来前途还是渺茫。既然没方向,被侵占也就不可避免。但愿这种变化是社会发展必然趋势,不会产生大的后遗症。
农田没有经济来源,堂弟平时在附近打零工。由于技术好,事情有的做。堂弟媳每天到附近工厂上班,从早到晚,每天工作12小时,收入比以前好多了。为了子孙,他们舍不得休息。其实,这点收入,只是儿孙们在城市生活的一点弥补。对他们而言,是一种心愿。
8、
出差随记7后,还有些意犹未尽。特别是上午看到全家在祭拜故人,特别有感触。很早准备了祭品,摆好供桌,叠好锡箔元宝,及可烧的纸钱。在吕四的大女儿夫妻也赶了回来。非常虔诚地磕头祭拜。
可祭拜的对象与祭拜人几乎没有关系。故人是大叔叔的第一任老婆,结婚一个月就离世。如今,大叔叔已经离世几年,可祭拜仪式依然延续,几十年不变。也是家风的延续,感恩所有曾经有过帮助的人。
岳父是家里的长子,可从小当兵,家族由大叔叔撑门面。大叔叔传承了家族朴实的家风,尊老爱幼,勤劳节俭,和睦相处。爷爷奶奶由大叔叔照顾,由于服侍的好,两位老人在近百岁才离世,在农村相对困难的环境下,已经是个奇迹。
大叔叔家庭,除了小女儿通过婚姻嫁到上海,都在农村务农。经济上算是家族最困难的。可亲人们互相关心,互相爱护,则是家族中的楷模。也许大叔叔不太顾及自己,过于辛劳,早早离世。堂弟延续了传统家风,对母亲照顾有佳,帮助姐妹及家庭,尽自己的能力,帮助抚养下一代。



半个世纪

266

主题

21

好友

1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论坛元勋奖章 论坛文豪 优秀版主

发表于 2018-12-5 15:45:03 |显示全部楼层
这种朴实的家风随着社会发展,其实已经在弱化。对待传统习俗应该采取扬弃态度,好的应该传承,坏的应该摒弃。
半个世纪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804

主题

64

好友

1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6 天前 |显示全部楼层
太平湖的“老农”出差溜一圈:立马能感应到边上一位中年女士抬起头,同框正在扮酷的大叔,羡死俺城里糟老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66

主题

21

好友

1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论坛元勋奖章 论坛文豪 优秀版主

发表于 4 天前 |显示全部楼层
仙寓山 发表于 2018-12-8 16:23
太平湖的“老农”出差溜一圈:立马能感应到边上一位中年女士抬起头,同框正在扮酷的大叔,羡死俺城里糟老头 ...

哈哈,需要努力啊。
半个世纪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fastpost

QQ|手机版|Archiver|常青藤中老年网 ( 沪ICP备09085800号

GMT+8, 2018-12-14 23:58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