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常青藤中老年网

 找回密码
 注册(请使用中文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579|回复: 52

[东拉西扯] 常青藤

[复制链接]

269

主题

21

好友

1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论坛元勋奖章 论坛文豪 优秀版主

发表于 2019-1-4 16:38:17 |显示全部楼层
      经历过磨难的知青们,即将步入夕阳。或许是不甘寂寞,或许是抱团取暖。乘着网络东风,上海滩知青网站风起云涌。网站亦如社会,你方唱罢,我登场,红火若干年后,又趋于平静。知青网站冷落的原因很多,有激流勇退,有让位于微信,有宽容度不够导致的分流。上海滩最早的知青网站“浦江情”,听说门槛高,是精英的平台,如今门可罗雀。“上海.知青”,上海滩曾经最大的知青网站,红火十年,也落下帷幕。
      常青藤只是其中极其普通的知青网站,成立于2009年10月中旬。网站由老田负责打理,运行费用一直是个谜,据说有一老板出资。藤友们曾多次表示,感谢他搭建的平台,希望能当面致意。可他保持低调,始终未曾亮相。网站人数不多,相对固定。所有活动经费,均需AA制。网站能够延续至今,靠的是老田的真诚,藤友们多年来形成的情感。
      因为不是上海知青,我是偶然加入常青藤的。十年前,开始打理自己的博客,算是自娱自乐。因为除了自己外,极少点击量。网友“孙村湾”动员我去常青藤,说那里人气旺,于是2010年2月末申请加入。一发不可收拾,常青藤成了我最喜欢的平台。知青的劣根性,争争吵吵,调侃嬉笑,时常也会脸红脖子粗。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君子之交淡如水,一茬茬藤友,不变的是友谊延续。
      用一件事可以很好地印证我们间的友谊。2018年10月26—28日,中学同学在岳西彩虹谷五十周年聚会。24日接到老田从合肥打来的电话,说26日跟我车去岳西,一起看望藤友刘笑萍。一拍即合,虽然在常青藤与她神交多年,一直没有见过面。老田去岳西其实还有任务,在为上海知青下放安徽,出版图册收集资料,他就是这样,为知青事务整天忙碌。
      27日上午,和老田约好,去岳西城里拜访刘笑萍。藤友相聚,所有的情感均在不言中。参观她家,院子里拍照留影,交谈一个多小时,依依不舍告别。老田要急着赶回上海,我要赶回彩虹谷,筹划下午聚会的节目。老田来安徽,我是东道主,应该热情招待他。可我是同学会筹备组成员,明确告诉他,没时间陪他。他表示理解,这么多年,我们就是这样淡淡地维系着我们深深的情谊。(待续)


半个世纪

269

主题

21

好友

1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论坛元勋奖章 论坛文豪 优秀版主

发表于 2019-1-7 10:49:28 |显示全部楼层
纸质文化短时间被网络严重冲击,人们不再是一张报纸一杯茶。文化交流演变成双向,从被动接受到可以发声,甚至自媒体。十年前的网络,各路诸侯拔地而起,占山为王。好汉们摇旗呐喊,自由穿梭在各大网站。常青藤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下,应运而生。田老大振臂一呼,下放安徽的上海知青各路诸侯归顺常青藤,网站最初的名字安徽知青。
写常青藤,首先要提田老大。虽然他本人低调,可藤友们喜欢这样的昵称。常青藤人不多,可豪杰不少,老大其实不易。论学历,老大仅初中一年级,是否有自学考或其他文凭,不详。论学识,老大只能是常青藤的二流写手,更多的是搬运工。论财力,仅是普通的退休职工,每日还在为柴米奔忙。凝聚力源于何方,真诚待人,热心做事。使我想起千年前的宋江,他就是常青藤的宋江。
常青藤是开放的,犹如水泊梁山,各式人物均有。要能很好维持,得到多数人拥戴,需要足够的情商。藤友何勇年2012年5月,曾经这样评价,“我认识老田已经几十年,但交流不多。通过为数不多的几次活动,看出老田与人相处能力,令人称道。互尊,自然,轻松,愉快。好比乒乓球,喂球很舒服。不是煞有介事,既不人云亦云也不死抬扛,在幽默风趣中说出来自己的想法。办事,讲话,发帖的分寸,拿捏得恰如其分”。
老田下放在安徽石台县,长期在那里工作。马鞍山朋友同意出资后,立即申办网站。由于时间紧迫,以石台知青为主。时间不长,发生严重分歧。老田坚持海纳百川,而一些石台知青,立足小圈子,迁怒于石台以外的网友。劝告无效之后,老田坚持按网站规定除名。于是,一批石台知青,另立山头,成立上海石台知青联谊会。其实以后也改名,将石台二字去掉。
常青藤在老田带领下,吸纳各地豪杰,发展很快,常青藤成了藤友的最喜爱的平台。2014年2月,藤友笑一笑这样评述常青藤。“每天晚上会到常青藤逛逛,几十个网友在常青藤上发帖和跟帖,几百个网友围看,长期乐此不疲,内中缘由,耐人寻味。常青藤网友间已形成了某种联系,既不像微信朋友圈的亲朋好友,也不像大论坛网友之间的素未平生。即使没见过面,相互也了解。如果有人提起太平湖,我会想到半个世纪;讲到南京,会想到老友新交;说起太仓,一定会想到九头鸟;如果路上碰到老青年,告诉他,我是笑一笑,我想他一定会以朋友相待,这就是常青藤的魅力”。
“常青藤藏龙卧虎,不少网友写长篇小说,有的写游记散文,有的骑游青藏,有的能歌善舞,有的赋词作诗,还有的能讲晦涩难懂的哲学,可谓人才济济。到了常青藤,都成了网友,惺惺相惜,又成了朋友。朋友者,平等以待,以诚相待。原本是个虚拟世界,因为有了倾述,相互讨论,相互关心,甚至相互争论,常青藤成了热热闹闹的现实世界,成了知青的乐园”。


半个世纪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69

主题

21

好友

1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论坛元勋奖章 论坛文豪 优秀版主

发表于 2019-1-7 10:50:33 |显示全部楼层
“春树暮云”是常青藤令藤友们最敬重的大姐,她是下放石台的上海知青,论坛元老之一。在那场路线斗争中,维护着海纳百川精神,因此被石台知青圈内一些人误解、指责。她热爱常青藤,忠实履行版主职责。文采出众,思路敏捷,性格刚正,待人热情。在藤内累计发布了126个主题,2732个回复。每篇文章和留言,严谨认真,都能引起藤友们围观。她和藤内的几位文字高手,提升了常青藤文化水准。网站的几位另类藤友,九头鸟、老道、兵大哥,都是梁山好汉。见到春树老师毕恭毕敬,不敢冒犯。
春树暮云退休前是老师,非常巧,后来知道她和我小学恩师曾经同窗,对她更加敬重。她优美的散文,诗词,我等文学门外汉,需要仰视,其实就是不太懂。作为版主,她也在考虑受众接受能力,不断写出一些通俗游记、时评、杂议。印象很深的一篇,戏说网络称呼,幽默的讲述与时俱进过程中的困惑。
退休后从QQ到本地论坛,那时觉得网络对于我这般年纪的人来说过于时尚,朋友说你都多大了,还在论坛和年轻人混一起,着实纠结了一阵。初上论坛怯怯乎,先观望,见到一些文字不免技痒偶尔跟一下,间歇也发些帖,在孤独和所谓的清高间矫情着,发表自己的见解。 慢慢的也融入了,在潜移默化中转变,在阳光下微笑,让我触摸到了指间的温暖和乐趣。而后也有了呼应或者是所谓的知名度,被称“美女加才女”、“美女很有见识啊”……  兀自暗笑,回应着“俺是‘美女’的妈了!”  —得意之余告诉女儿,女儿笑我,“网络上只要是个人,不是美女就是帅哥呀!”哦,我还真是Out了。
(加入常青藤那是后话喽)尝到网络淘宝购物的便捷实惠后,经常光顾。初涉淘宝与卖家交道,被称“亲啊,亲”的,实在被麻翻,浑身的鸡皮疙瘩。  后据阿妹告我,在淘宝都是这般称呼,时间一长便也听之任之,习以为常。 呵呵,被称“美女”乃至“亲”以往不敢想象,若被学生晓得背后笑煞,实属匪夷所思也。真是说不尽的网络,道不明的网络称呼啊……
和春树暮云网上神交,现实生活中其实只短暂地见过两三次。因为我们有共性,不太喜欢热闹的场面,不适应饭局文化。我们都已是暮云,但春树精神永存。保重,春树老师,期待着常青藤十周年,藤友们能够再次重逢。


半个世纪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14

主题

11

好友

6566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升级  0%

论坛文豪

发表于 2019-1-8 05:04:04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九头鸟 于 2019-1-8 20:22 编辑

措辞太不讲究,什么叫纸质文化?什么叫围观?什么叫另类?建议学好初中语文再来显摆!In public, you dare to write and I dare to criticize, you can exercise the power to seal my mouth, save me boring to kill time.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69

主题

21

好友

1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论坛元勋奖章 论坛文豪 优秀版主

发表于 2019-1-8 09:20:04 |显示全部楼层
九头鸟 发表于 2019-1-8 05:04
措辞太不讲究,什么叫纸质文化?什么叫围观?什么叫另类?建议学好初中语文再来显摆!

互联网时代,千万不要装成老学究.
半个世纪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69

主题

21

好友

1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论坛元勋奖章 论坛文豪 优秀版主

发表于 2019-1-8 09:28:09 |显示全部楼层
九头鸟 发表于 2019-1-8 05:04
措辞太不讲究,什么叫纸质文化?什么叫围观?什么叫另类?建议学好初中语文再来显摆!

那么早不睡觉,抑郁情绪。
半个世纪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69

主题

21

好友

1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论坛元勋奖章 论坛文豪 优秀版主

发表于 2019-1-8 09:32:26 |显示全部楼层
常青藤最初是以发贴为主,每篇主题都留下了数千点击量。除了几位版主外,很少有跟贴。也许都不习惯用文字交流。帖子主要反映知青生活,没多少限制,只要动笔,就可在网络上发布。当时喜欢写的藤友多达十几位。最具代表性的是杲影儿的两篇,“岁月难忘”和“雨后复斜阳”。
岁月难忘从下乡东至的第一天开始, 夜幕四合,我怎么也想不到夜色会这么沉重。一条小渡船载着我们六个摇摇晃晃地爬上了河边的斜坡,几个火把立在岸上,在哔哔剥剥地轻响中猎猎燃烧。等我们跌跌撞撞地上了岸,发现浑身的衣服已被细雨打湿,堤上几条汉子个个身披蓑衣,头戴斗笠,原是举着火把在接我们。这就是我知青生涯开始的第一个镜头。 ……村上的人走了,像被夜吞吃得无影无踪。山风袭来,如豆的昏黄摇曳不定,我们能做的就是:六个女生抱头大哭……
忽然看见一个人从远处走来,雪白的短衬衣,提着两个大包,肯定是来看我们的,快一年了,家里终于来人了。我们六个发疯似地朝山下跑去,等到近前,天呐,是我爸爸。不管谁的爸爸,反正是我们的爸爸,我们六个拉着扯着围着:“爸爸、爸爸、爸??”六个女生哭着笑着叫着直将我爸爸喊得不知答应谁好。爸爸住了几天,这是我们知青组最快乐、最惬意的节日,撒娇有了理由,空落落的心里有了依靠,爸爸真好,你是怎么从山缝缝里把失落的女儿找到的。周围的山显得轻了,因为父爱竟比山重……
雨后复斜阳描写作者转到河南农场推荐上学受挫的经历。那年,农场推荐我上大学,是一所我向往的上海音乐学院,体检合格,我将欢喜藏着,静静地等着录取通知书到来的那一天。八月,算着通知书该发下来了,一天没有,又一天还是杳无音迅。我觉得不对劲,难道是通知书被遗落在哪了,再也无法默默地等下去了,于是我决定马上动身去县里问一下。
农场离县城有75里路,雨后,一条土路上全是泥。这粘土路走一步鞋上就会增加一层泥,甩也甩不掉,一会一双鞋就变成沉重的泥靴子,抬不动脚,迈不动步。我借了场长的车子,一辆二八型的大自行车,硬着头皮上路了,走几步,粘泥便将车瓦塞满,像是刹着车,再也蹬不动了,我只好下来找一根小树棍捅捅粘泥,骑几步,再捅。小棍就放在车架的布兜里,来回这样的折腾,骑不动,走不成,真的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抬眼望去,车前还是泥路,我只好推着车向前走,一滴泪和着汗水落下,立刻被脚下的泥吸收,泥里有我,我身上有泥。路上几乎无人,谁无急事也不会踏上这恼人的泥路。无助,沮丧,悲切的情绪将我揉成泥团,我实在走不动了,车子已经是丢不掉的累赘,既然不能骑,又何必推着它,但只能这样,上午走到下午,75里路走了将近一天。
八月是秋老虎最厉害的时候,闷热的雨后太阳追着我烤,直到它西斜。等终于上了柏油马路,按说能骑车子了,但我再也骑不动了,一步一瘸地推着车子走,什么叫筋疲力尽,这才是切身之解。车子进了我姨妈家的大门,连扶也扶不住了,哗地摔倒在地上,随着车子倒地的反作用力,我也一头栽倒。
等我姨妈告诉我,因为“政审”没过关,大学也上不成了,我悲从心底来,一声大哭再也不止,接着昏沉沉地发烧整整病了一周,似乎是高热的体温将灵魂赶了出来,飘渺在半空,竟能看到过去和未来……一艘大船将我载走了,起起伏伏的让人更晕沉,黑暗中扑倒在一张树枝钉成的床上,周围的冷山重重叠叠阻断了来路,床突然断了,我从半空中落下,栽倒在一条泥路上,粘泥吸着我,怎么也爬不起身……太多的属于我的东西被一个巨大的黑洞吸了进去,我双手拼命的抓……
后来,我真的没有离开豫东。八月雨后的斜阳,一直印在我的脑海里。
半个世纪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69

主题

21

好友

1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论坛元勋奖章 论坛文豪 优秀版主

发表于 2019-1-9 13:36:04 |显示全部楼层
常青藤,有着一群热心的藤友。一茬茬更换,几位2009年的元老级藤友却一直在坚守,郑孜平是其中一位。他下放在安徽固镇,病退后返城,退休后依然忙碌。作为上海银行系统讲师团,前往全国各省市授课。他总是设法挤出时间,参与常青藤活动。他非常勤奋,在常青藤发表了166篇文章。参加常青藤聚会,别人在娱乐,他忙于备课。
如同所有非专业的文字爱好者一样,文字功底还显稚嫩,但没有影响他写作的热情。他的文章,完整记录了他的知青生活,张扬着他善良的人性。第一篇,美丽的平原,因为他下放淮北平原十年之久。尽管知青是苦难的,十年时间也足够长,但他还是愿意从中看到希望。
挨“熊”记,讲述已经是生产队长的他,无缘无故挨了公社书记一顿训。中国官场,官大一级压死牛。因为不知原因,只能无言以对,无话可说,无理可辨,默不作声地听书记“熊”。 身为一队之长,大约是没能把生产搞上去。书记的狠批,应该看作是工作的一部分。
落魄记,讲述1976年招工受挫。本以为十拿九稳的事情,泡汤了。如同响了一个炸雷,无奈,失落,寒冷,消失,头昏,心烦……父亲接到了我的信,从中读到了我的沉重,和焦急的母亲商量后,匆匆赶来固镇安慰我。父亲怜爱的目光从镜片后透过来,布满了我的全身。在父亲身边,此刻我的内心充满委屈和温暖。从父亲温柔的目光里,我也读到了他的无奈和疲劳。他轻轻的说:“算了,没什么的,别烦心。”我也说:“算了,别担心,没什么的。”我和他说着同样的话。父亲呆在一起约二小时,不放心地再三叮咛,匆匆赶上了南去的火车。
病退,讲述了以“半月板”损伤毛病,顺利退回上海。只有那个奇怪的年代,才可能发生的奇怪事情。病退真怪,病退真好!郑孜平是位壮硕的汉子,却有着细腻的情感。版主春树暮云忠实履行着版主职责,在藤友的文章后面予以鼓励,理性分析,引发了他充满感情的一文,姐姐。
我是家中的老大,有弟弟妹妹。所以,从小只有管他们的份,从来就是对我的弟妹们管头管脚。现在,他们也是五十好几的人了,只要我们兄弟姊妹聚在一起,他们还是像小的时候一样,很尊重我,哥哥长哥哥短的,我觉得真是享受,因为我位居老大,好像受弟妹们的尊敬,已经习惯成了自然。殊不知,某一天。我突然有了一个“姐姐",体会了许多当弟弟的感受,享受了被关心被爱护的温暖,这种从来未有感觉到的味道,似弥补了我人生的一个空白。
这个姐姐在外地,比我大一点,是位老师。年轻时,和我们有着同样的命运,在农村插队落户。不过这位姐姐却是一位才华横溢的人,知识是她永远追求的目标。写的文字,看重字里行间的分寸,每每写一点,都是恰到好处。言语不多,点到紧要之处,让读的人总觉得无话可辨。我所接触的朋友凡认识她的,或者读过她写的文章和点评的,无不啧啧称赞,佩服得连连点头。
姐姐不仅是一位让人尊敬的老师,更是一位很会当家的家庭主妇,每天的小菜,总是为家里人安排得妥妥帖帖,做出来的菜肴,面点,会叫人馋涎欲滴。有次在网上和我聊天,把当天做的花卷拍了照片放到网上让我看看,一下子我有了肚子饿的感觉,于是我回应:我也要吃!姐姐大笑,说馋死你。
我和姐姐是在常青藤讨论“知青”这个话题时认识的,年轻时,我们都在安徽,只是我在淮北,姐姐在皖南山区。年轻时的共同经历,让我们有着同样的感受。几十年过去了。当我们在成为老者时,在谈天说地中,总会深深的感受到她的关心,其实姐姐对论坛里的每一位知青朋友都是和蔼大气,关照叮咛。所以,论坛里的朋友们也都叫她姐姐。
有次我在朋友的聚会上忽然晕了过去,后来在旁边同学的照顾下,渐渐好转。我把这事情告诉了姐姐,她立刻发来邮件,告诉我快快去检查,不要太累,多注意休息等等,叮咛再三,再三叮咛。我读了以后,觉得远方的姐姐让我感受被呵护,被关爱!
人生就是这样奇怪,不是姐姐,胜似姐姐……谢谢姐,让我有了做弟弟的机会。
虽然文章中没有说明是谁,但大家都知道。


半个世纪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69

主题

21

好友

1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论坛元勋奖章 论坛文豪 优秀版主

发表于 2019-1-9 13:38:02 |显示全部楼层
最初常青藤以作品展示为主,学院派受宠,毛老师是其中的代表。毛老师是老三届中的高中六六届,长期担任语文教学任务,在常青藤发表了1779篇原创作品。这是何等惊人的数字,可以想象出,年逾七十的他每天伏案,笔耕不止的场景。毛老师的作品,涵盖生活的各个方面。他热爱常青藤,热爱生活,除了文学创作,积极参加常青藤场下聚会活动。每次聚会,都能听到毛老师,情绪饱满,充满睿智的山海经。
下面是他昨日的作品,常青藤网站,我们的精神家园,从中可以感受到他的浓浓的情感。
时间过得去真快,转眼,田兄均祥创办的《常青藤知青网》已有十个春秋了。最近藤友都在回顾这十年来我们在网上结下知青情、藤友情。正如大诗人李白所言:回顾所来径,苍苍横翠微。正是“风景这边独好”!
自均祥兄创办常青藤网以来,我在网上涂鸦了不少。其实,我原来是不写的。自上了常青藤网,由跟帖开始,逐渐养成了码字的习惯,后来发展到在qq上每日一帖地写日志,成了夕阳一乐。这是要感谢常青藤网站的。
藤友大都是当年插队安徽的知青,既有淮北的,也有江淮皖南的,更有远在广西的。其实知青是一代人。只要知晓彼此曾是知青,就会一见如故是朋友。
藤友中,能人多,我是老三届高中,痴长诸藤友几岁,学浅才疏。每逢藤友聚会,席间觥筹交错、谈笑风生。虽是侃大山、嘎三胡,但颇具真知灼见,含金量足。
常青藤网,打个比喻,其实就是个茶坊、茶室、茶座。我曾说过,常春藤网站是我们后知青生活的一个精神家园。
在常青藤上,我们回首那段知青岁月,我们寻找到了思念已久的昔日插友。在常青藤上,我们舞文弄墨,谈天说地,尽情挥洒我们知青的不了情,挥洒我们潇洒的夕阳情。
我们在常青藤互谈游历祖国山水的万丈豪情;我们在常青藤互传养生保健的真传心得体会;我们在常青藤观看友人的倩影靓照;我们在常青藤聆听友人发来的优美音乐。
常青藤是我们获取知识的丰厚书本,是我们人生经历的又一道风景线,是我们又一笔宝贵的精神财富。
正因为如此,我才上网看帖发帖,乐此不疲。
常青藤网是我等老有所学、老有所乐的好茶坊、精神家园。
众多作品,选其中的一篇,风居住的街道,感受毛老师的情怀。
有几首日本乐曲我很爱听。比如用陶笛演奏的《故乡的原风景》,比如《瀨柳小镇》。我都向朋友们介绍过。今天我要说的是《风居住的街道》。
我路过《风居住的街道》,纯属偶然。一次,在音乐网站溜达,忽而看到前面有条《风居住的街道》,感到很有意思。风是世界上最最自由的了,它或大或小,或急或徐,满世界飘泊、怎么会居住在一条街道上呢?这是怎样的一条街道,有如此的魅力?
于是赶紧走过去。在几声清澈如泉的钢琴声后,一阵悠扬的二胡声从那街道里传了过来。循声望去,那是一条老街:沿街是黛瓦上长着瓦楞草的粉墙老屋,弯弯的石板路曲折其间,鸟儿在浓密的街树上啁啾,街边还有绿叶红花的美人蕉。风过处,地上些许的落叶旋转起舞。街道很静,很静。
这是故乡的街道,有妈妈的呼唤声,有青梅竹马的笑声,有稚嫩的读书声,还有情窦初开朦胧的爱。
难怪浪迹天涯的风,它走得再远,最后,它还是要回到家乡这宁静的街道,尽管老街狭小,陈旧,但却是可以安顿灵魂的地方。
二胡悠扬,钢琴澄澈。在弦与键的曼舞中,展现在我们眼前的故乡街道就像吴冠中的画,弥漫着淡淡的乡愁,撩人愁绪。
我们是穿行于信息世界的风。我们忽东忽西,我们步履匆匆,我们满世界地奔跑,停不下来。累的时候,我们多么想停一停,回到我们曾经居住的旧时街道。
其实,这个可以安顿我们灵魂的街道不在远处,它就在这首乐曲中,说得深一些,就在莫扎特的音乐中,就在王维的诗中,就在晏殊的词中,就在吴冠中的画中。
劳累了一天的我们,回到蜗居,泡上一壶茶,在灯下,往播放器中放上一张《卡农》的CD,再打开一本唐诗宋词,我们就回到了故乡的街道:妈妈的呼唤,两小无猜的追逐,小芳含情脉脉的秋波,都会慰藉你疲惫的心。
因为此时,我们回到了自己的精神的家园。


半个世纪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69

主题

21

好友

1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论坛元勋奖章 论坛文豪 优秀版主

发表于 2019-1-10 15:11:07 |显示全部楼层
回首下放在皖西舒城,性格内向,不喜言辞,每次聚会只是静静地分享大家的喜悦,默默为大家服务。他爱好摄影,总能编辑出令人难忘的图文。虽不是专业出身,他的文字功底,非同一般,擅长心理描写。他的系列作品,生产队里的那些琐碎事,农村的习俗,活龙活现。
他的第一篇,“心潮难平”,和一般知青文学注重伤痕不同,表现一个小男子汉远离家门的激动与彷徨。天还在沉睡,窗外一片漆黑,万籁俱寂,只听见心在跳动。第一次要远离家门,如同小鸟站立在笼子已开的门坎上展翅欲飞,兴奋的期盼着晨曦快快爬上窗口。
忽听得脚踏在地板上发出轻轻地吱嘎声,母亲己经起床了,我赶紧坐起来,借着母亲房里漏出的光亮穿好衣服。站在母亲房门外,见母亲在昏暗的灯光下,低着头在五斗橱抽屉里寻找着东西,我轻声地说:“妈!你找什么?” 母亲压低着嗓子:“干吗起得那么早?在找猪肉票,去买几块你喜欢吃的大排。再去睡一会吧,时间还早着呢,等天亮了,去你大伯家,吴妈家,张妈家道个别。”
母亲找到猪肉票,提个竹篮,欲去莱场,趁早还能买到好一点的肉,我随着母亲身后跟着下楼,寂静的楼道,木质的地板在母子俩的脚下发出沉重的呻呤,母亲快步地去菜场,稍有迟缓就买不到好肉,尽管兜里有着每人每月才几两的猪肉票。
我直奔大伯父家,吴妈家和张妈家。等我匆匆地赶回家时,母亲早己把早饭准备好,满满一碗刚起锅的红烧大排端放在我面前,几根碧绿的葱横卧在面上,散发出诱人的香味,特别上面连着的一长条一公分厚的肥肉,香甜,嫩而不油,肥而不腻。
一家人围坐来桌边,看我吃着离家前的早餐,父亲和哥哥俩人默不作声地,一个劲地抽着香烟,母亲看我吃完一块大排,又拣一块放在我饭碗里,一边哽咽地说“你到外面吃不到妈妈烧的菜了。”我抬头看着母亲,望着母亲含在眼眶中的泪水,不禁心头一酸,“妈我真吃不下了,留着你们慢慢地吃吧。”大姐在旁一边抹着眼泪,一边说:“多吃点吧,那边肯定是没有吃的,也一定是很穷的。”
才九岁的妹妹倚在我腿边摇着我的腿啜泣地说:“小哥哥,你别去好吗?我不让你去。”我俯下身用手擦去她脸上的泪水,抚着她的头:“乖,小哥哥去去就回的,在家要听爸妈的话”她那泪水汪汪的眼睛瞪着我,直点头。 我抬头看了看台钟,忽地站起来,大有凌云的豪气,却又放低了声响,无限依恋地:“爸,妈,哥,大姐(二姐己去了吉林),我要去了。”
父亲发话了:“时间还早,再坐一会吧。”我凝视着父亲,看着他眼中透出无限的内疚和痛楚的目光,好似是因为他的原因子女在为他受罪。平时总要提前上班,做什么事总要求我们早作准备。今天,却一反常态。我知道他不想让自己的儿子那么快地离开家,能多呆一分钟也是一种心理的欣慰。
妹妹抱着我的腰,大声地嚎哭着,不让我下楼,我再也忍不住,蹲下来,一把抱住她,泪夺眶而出“乖,别哭了,小哥哥学本领去了,马上就会回来的,那时再也没人欺负你了。”  “真的吗?”“小哥哥不骗你的,谁敢欺负你回来告诉我,小哥哥一定帮你出气。你要听爸,妈的话,乖,别哭了。”“那你快回来呀。”“好!”
我抱住她站起来,在她的额头上亲了一下,又放下她,抹了脸颊上的泪痕,“妈,姐我走了。”头也不回地,蹬蹬地朝楼下奔去,走到天井,抬头望了望我家的窗户,强忍着心中的依恋和涌动的泪水,默默地呼唤,再见了,我最爱的家……
“烟篇”,描写离开家的火车,“座厢里开始冒出一缕缕青烟,接着越来越多的厢座里冒出烟来……”抵达生产队牛棚,“烟雾弥漫了整个小屋,从门缝里钻进来隔壁牛身上散发出的腥骚味,一起混杂了屋内的霉味,我们迷惘和沮丧。泪水流淌在我们的脸颊上,不知是不太熟悉烟薰的呢,还是一种发自心底悲恸而涌出的泪水”。
作为“可教”子女,历经坎坷,终于在一九七八年十月,收到了户口回迁通知。“虽然,从心底憎恨再教育,但时间已让感情深深地溶进这片土地。历年欠生产队里的粮食款240元,一致通过全免。每家每户争抢着请吃饭,早上还没睡醒就打门,晚上在家等你。虽然,各家生活水平高低不同,但情义一样。喝着酒,不时地赔礼,没有好好照顾你。我流着泪,一口口把酒喝下去,早上喝,中午喝,晚上喝,每天喝得晕乎乎”。


半个世纪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fastpost

QQ|手机版|Archiver|常青藤中老年网 ( 沪ICP备09085800号

GMT+8, 2019-2-24 11:49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