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常青藤中老年网

 找回密码
 注册(请使用中文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51|回复: 1

文革点滴

[复制链接]

16

主题

2

好友

249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升级  16.33%

发表于 2019-10-7 09:57:42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清贫自乐 于 2019-10-7 10:04 编辑









          梦境    六  懵懂致青涩,迷茫之始涌



      胖子!胖子!你在哪?我怕!我———一个女孩的声音清晰地从遥远的地方传来,但嘎然而止,是高桂香的声音!我能听出来,也只有她和方希仙叫我胖子,其实我不胖可不知道她们为什么就说我胖。我努力地想睁开眼睛看看她究竟在哪里但就是睁不开!断断续续的又传来了她的声音:胖子  ……  你去问她吧!……  胖子,我不想下乡!……胖子,我不想插队!!……………终于,我可以睁开眼睛了!可一片黑暗,感觉到是睡在旁边两岁多的小小孩的手压在我的眼睛上,原来又是个梦!!  和往常一样,醒来睡不着就回忆往事。梦中的女孩文革时是江西省上饶市一中的学生,我们的认识还得从文革大串联时说起。

      话说大串联开始后,班里的红五类们乘车走了,黑六类们走路去了,剩下当时自认为不红不黑( 实际上是最黑的,只是当时我不知道罢了)的我留在班里,(我一个人在玉林无家可归,独处惯了,也不屑求人带我 )。我不甘寂寞,找学校要了张步行串联的介绍信跑到镇革委领了三个月的串联补助爬上北上的火车抱着走到哪算哪的心思也走了。

      当时到处流行革命,脑膜炎也到处流行,人们既怕被革命又怕被染病,到处人心惶惶。天有不测风云,我也染病了,好在只是感冒发烧,呆在桂林火车站附近的一家红卫兵接待站里睡了两天!在我请醒来的第一刻,一小男孩坐在我睡的接待站的地铺边问我是哪的,说这两天如果不是接待站的医生确认我不是脑膜炎的话,早被接待站的人拉到医院隔离了。还说他是江西上饶市一中二年级的,姓王,叫王大军,一共三个人出来,还有两个是同班女同学,刚说完两女孩就来找他了,这样,我们认识了。高个圆脸浓眉大眼的叫高桂香,瓜子脸小个子的叫方希仙,男孩王大军最矮,是方希仙的表弟。我戏虞他该叫小兵,后来相处的日子里我就叫他小兵,他也默认,呵呵。

       高桂香和方希仙都扎小辫子,都很漂亮。高桂香嘴唇上一层淡淡的绒毛,像男孩一样,是我取笑的对象。不知怎么的,两女孩一见面就叫我胖子,其实我一点不胖,只是比他们高点,那时我还不满十七岁。大家都是初二学生,我普通话说得不错,和她们很是投缘,在桂林到处玩耍。一起去芦笛岩玩时,小兵跟着我从两条通道间的石笋间隙中钻来钻去,躲起来吓唬她们,方希仙胆子大一点不怕,高桂香则花容失色大叫死胖子。     开心在桂林玩了几天,其间又认识了富川中学初三姓莫的两兄弟,还有成都十中初三的宋明。刚好有通知要复课闹革命,接待站也要我们限时办返程车票走人。我们一商量,和别人换票去成都玩!宋明他们一同出来有五个人,想去湛江,我把我的介绍信一人改为七人去火车站取了到玉林的返程票,宋明他们也去办了五张返回成都的车票和我换。宋明有事要回去,加上我们几个一共有七人,车站乱哄哄的秩序不是很严,我们先进去五个,然后我带两张票出来给另外两人,一起混到了重庆,打算先在重庆玩几天再去成都。

      在重庆虽然大家都在一起玩,渣滓洞,白公馆,山城的大街小巷到处有我们的身影。期间几个江西老表明显对我亲近许多,左一声胖子右一声胖子叫着,特别是高小妹,一不见我的影子就大叫胖子在哪?快出来,好几次我故意躲起来但看到她随时都会急出眼泪来的样子只能赶快出来笑话她,两女生也毫无忌讳地说就喜欢跟着我一起玩。以致宋明他们三个初三的大哥都将我作为取笑的对象。倒是小兵护着我,说我们先认识,都是初二的有共同语言,理该亲近点。

       玩够了,也该回校了,倒不是没钱玩(那时人小鬼大,每到一个接待站都会去借钱,也基本都能借到。)是家里来电报催回去过年,大家都一样。就这样,也不去成都了,散了,我们几个来自各地的一见如故的少年朋友,互道珍重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去了。说实话因为是临时组合,且相隔遥远,少年心性也没想过真的要再联系,当时可能其他人也都有如此想法。

       过了年开学接到高桂香的来信有点意外,真想不到一面之缘的她会和我通信,用的是她们学校地址。我回信礼貌地问了她们几人的情况,向他们问好。想不到她再给我写信时来了一句 :要知道他们情况你问方希仙去!还要我回信不寄学校,寄她家,少女的心思跃然字里行间。到现在我还能清楚地记得那地址:江西省上饶市水南街劳动路蚊虫坑四号!有点小感动,我独处惯了,想不到学校里没人理我,千里之外倒有小女生对我有好感!真的真的有点小感动!!

       少男少女的通信一直维持着,聊理想,聊身边的革命………,到了离校前夕,我正处在无家可归的迷茫中不知所措(母亲在武斗期间被赶回老家受管制,城里的房子被造反派侵占,真正的无家可归了,只能计划去投奔在湖南工作的大哥处暂住等待未知的未来 ),她又给我来信 :胖子,我不想下乡!我不想去插队!我怕!………我回信了,说我也怕啊!我更无可奈何!但我们能自主吗?也许是不满我的颓废消极的态度,又也许是她家里的原因,总之在那封信后大家就断了联系。离校后,回玉林插队后,我给她去过信,也都石沉大海,之后,再之后……再也渺无音信了。她说过她家是工人阶级,正宗红五类。我只能祝福我的纯致的少年朋友,但愿当年她不用去插队,不用去下乡,不用受苦,一直幸福安定地生活到现在。





























已成过去的几十年历练虽然平淡无奇但也值得回忆,虽然回忆时也会随着那甜酸苦乐而喜怒哀愤,但也是一种难得 ...

839

主题

64

好友

1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9-10-13 11:14:34 |显示全部楼层
呵呵,朦胧的青少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fastpost

QQ|手机版|Archiver|常青藤中老年网 ( 沪ICP备09085800号

GMT+8, 2019-12-14 18:37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