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青藤中老年网

 找回密码
 注册(请使用中文注册)
查看: 1174|回复: 18

【连载】《过去的那些鸟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1-31 19:55: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中国辉煌 于 2020-2-19 16:26 编辑

【连载】《过去的那些鸟事》
作者:一毛大师

前     言
      网友们可能都还记得一毛大师写过的上山下乡续集《香山趣事》。相信大家看过之后,一定会觉得非常有趣,引人入胜。徽妹妹曾称赞说:《香山趣事》“給冷清的藤里增添了暖意”。只可惜有头无尾,读来总觉得意犹未尽,令人遗憾。不少藤友都希望一毛大师早日从南海云游回来,续篇为盼。
      一毛大师十分理解大家的心情,让我代他向各位致意,一定不负众望,继续给大伙聊一聊《过去的那些鸟事》。

 楼主| 发表于 2020-1-31 20:14:5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中国辉煌 于 2020-1-31 20:18 编辑

过去的那些鸟事
莫一毛
【严重声明: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希望不是巧合】


    今年的守岁可能要延期,呆在家里无所事事,又不愿意到外面招摇,惹人讨厌。

        外面的雨下着,家里的电视开着,电视里的赞歌唱着,数据报道着,也不知道哪句是真,哪句是假?糊里糊涂地在手机上敲打着,老了,力度没办法控制,都敲坏两个荧屏了。
        买了个新手机,花了我一个月的养老金。半年不到,又坏了,这次花了一个月零九天的养老金。
        现在又坏了,估计得花一个月零二十天的养老金。干脆不换了,这养老金的增值永远赶不上手机的提价,反正还能看得出哪位群友风韵依旧,哪位明星娇艳多姿(听说多看美女能长寿)。
        我喜欢发一些不合事宜的牢骚,为此让人讨厌,更有人对我恨而远之,有些人,甚至连杀我的心都有。
        其实,我不怕死,都七十了,死,算得了什么?当年我还想着当黄继光、董存瑞呢!只是生不逢时,出生晚了十多年,如果我爹妈争气,早勾搭在一起,这英雄还真就当上了。
        父母的丑事不说了,那是大不敬,还是说说到农村接受再教育的那些鸟事,鸟事跟政治挂不上钩,即使男盗女娼也就是脸红的问题。
        到了现在,不脸红了,还成了宴席上挺受欢迎的好段子,无“荤”不成席,同学喜欢,同事喜欢,群友喜欢,领导更喜欢。

插队那年
        那年我已经十九岁了,不小了,发育正常,长的还行,五官不缺,手脚齐全,在城里混了差不多一年,没法混了。
        听说号召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再教育,还给补贴口粮,尽管没有知识,可也抱着试试看的态度去街道办事处报名。
        我没有告诉父母,我的前途我做主,后娘不是亲生的,管不了我。父亲在新圩的“五七”干校陪地委书记和行署专员们干活,管不到我,而且还不知道能不能被批准?
        一想起这我就乐啊!我很快就要过自立的日子了,吃一顿饿两天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妈的!走路的样子都是跳跃性的。
        我莫名其妙地被送上大卡车,莫名其妙地看着远处的父亲,我莫名其妙地微笑着,父亲莫名其妙地苦笑着,相视无言……
        更令我莫名其妙的是在公社书记的办公室,公社书记亲自接见我,在场的还有挺漂亮的大队女支书,看到女的我就脸红,尤其看到她背着的那个红包包,不会是让我背语录吧,那可是我的弱项……
        “不就是万寿无疆,身体健康吗,这我拿手……”,我心里嘀咕着。
        公社书记说让我代表插青在欢迎会上表决心,大队支书把决心书交到我手上,说半小时后上台……
        我一看决心书就知道是女支书写的,男女的字体我能分辨,后来我详细地计算了这篇决心书的结构,里面抄袭的占85%,名称占9.6%,剩下自己写的已经不多了,这不是我管辖的范围,我的任务就是读!越大声越好,因为公社的高音喇叭是二手货,线圈烧过两次……
        我昂首挺胸地走向公社礼堂的舞台,环视着坐在礼堂中间的插青们,最令我兴奋的是礼堂外面拉着自行车的农民伯伯们,他们像迎亲的队伍,心情言之于表,后来我才知道,他们看重的是我们补贴的口粮,好几百斤谷子呢!至于真正想拉个媳妇回家的,那是极少数,别把农民伯伯想的那么……
        我高声地叫喊着,说实话,喊的什么我都不知道,因为在我面前的一位女插青长得太漂亮了……我有点想入非非。
        想不到梦想成真,这位女插青居然分配到我同一个生产队,这就有故事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2-3 18:29:3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中国辉煌 于 2020-2-13 17:23 编辑

二  落户
      住户挺不错的,刚到他家,就让她夫人给我煮了一碗面,还有个窩蛋,我仅仅用了三点四秒就把它干完。
      住户夫人快六十了,她含情脉脉地看着我,说:锅里还有粥……
      后来打听到,她曾经是失足妇女,解放后被救上岸的,上岸了,她也不去感谢她的救命恩人,等待机会,奔赴东莞,却嫁给了住户当后娘,一点远见都沒有。
      住户有两个儿子,大的已经结婚生子,遗憾的是在制造的过程中可能太过匆忙,忘了安装一个零件,成了独眼龙。
      缘分这东东就是那么巧妙,幂幂之中上帝就把那漂亮的女插青安放在独眼龙的家。
      上帝有意,我可不能无情,独眼龙家的旁边有一口水井,这天赋良机我可不敢错过。
      每逢收工,我都在那赤裸着上身,边洗澡,边显露那勉强能看得见的胸肌,数九寒天也不例外,嘴里吭着“南京知情”,“发抖”的节奏刚好合拍……也不知道那女插青是否注意到!!
      造物主在制造人类的时候就给人类造成了竞争,男和女,丑和美,得和失,好和坏……
      有人说这叫阴阳平衡,有人说是丛林规则。
      同队的还有一位女插青,长相我可不敢恭维,她的故事太多,我只能在这稍微的透露点点,以后再慢慢讲给各位“看客”听。
      这娘们的住户有两位儿子,长得英俊潇洒,跟武二郎差不多吧,由于劳动力充足,家境不错,每天一顿白米饭,还有一辆凤凰大链包自行车,身上披的全是日本制造的尿素袋,听说有一位差点就当上了解放军。
      这娘们对我说,住户想把她介绍给两位儿子……
      我打断她的话,两位?有沒有搞错?你对付得了?
      三个问号把她问傻了,忙不叠地解释,是其中一位。
      哦。我不置可否,心里嘀咕,天底下有这么多情的姑娘,也不洒泡尿照照镜子……
      其实是我想错了,万事皆有可能,如果其中一位成了残废军人呢?
      同生产队的还有一位男性插青,很早以前描写过了,就不再打扰他了。
      人物介绍完了,故事也就正式开讲了,时间有的是,潜伏期十四天,大家别追我更新,我得注意质量,某群己经有人往故事里扔鸡蛋了,那多浪费,超市今天又提价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2-3 19:57:31 | 显示全部楼层
久违了,辉煌兄。

点评

谢谢半兄!  发表于 2020-2-4 22:51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2-3 19:58:53 | 显示全部楼层
新的一年,常青藤争取有个新气象。

点评

OK  发表于 2020-2-4 19:49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2-4 22:50:3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中国辉煌 于 2020-2-13 17:24 编辑

三  乱爱
      一树几花开,
      花落杆依旧。
      人间几多花绕树,
      不见花长秀。

         花艳蝶蜂来,
      花败无人候。
      待到繁花盛开时,
      谁把残花救!

         行乐及时,嫁郎及早,有些人偏偏不懂此理,迂腐中错失良机,嗟咤了多少珍贵光阴,虚度了多少美好年华。
      村子里不乏美人,秀色可餐者有之,圆润貌美者有之,局部夸张者有之……
      可我偏偏又注意到一位村姑,姿色比小芳(不是那位女插青)高出数倍,此女不苟言笑,常于静处观察于我,眉目之间似有难言之隐。我常常躺在晒谷场的谷桶之上,恨我“牢狱”之中的父亲,因何雇了两位伙记,又中了个秀才,殃及于我。
      我常常在夜深人静之时,焚香祭我过早夭折的母亲,几亩薄田也不懂得早早出手,自己在“批判台”上跪拜祈罪也罢,还害我前景凄凉,勾女艰难。每每思之于此,豪情壮志顷刻消融,让我滚烫的心掉进冰窟之中。
      有好事者挑破此事,让我羞愧难当。
      君不知,此女之父胸有大志,非衙吏,兵勇不嫁,害我白费了一番相思之苦,至今仍捶胸不已。
      见异思迁本是人之常情,此女不容君,自有容君人。
      乡村景色之美,无可倫比,户主之茅庐极象北京的四合院,西厢房养牛,每天挣工分8分。后户主抽签失利,便荒废了,这牛房故事甚多,之前曾经表达充分,不再累赘。
      东厢房厨房兼饭厅,一缺脚小圆桌永远立于厨房中间,桌面上常敬一海碗“绵豉”,春夏秋冬从不更换,由稀变浓,由浓变稀,悠久绵长。
      厨房南边隔出一小块养猪,此猪养得白白嫩嫩,如未出阁之闰女,常令人想入非非,全托它吃干的,我们吃稀的,将來我吃它。
      正厅一张大床也就我的窝棚,蚊帐是自个的,透风透气,几个我抽烟烫出來的小洞隐约可见,床底是柴火,床后是柴火,左右也是柴火,仿佛居于一片枯林之中。
      大厅东侧是主卧,也就是户主和夫人的居室,里面阴深,我从不敢进,偶尔在夜深之时传来喘气之声,令人销魂……
      大厅西侧是为库房,常年紧闭,估计金银珠宝不少。
      门外一条小溪常年流水潺潺,清沏见底,更有两旁绿竹相伴,野草繁华,石桥相通,虫蚁横行,实乃人间仙境,难怪有人用金山银山來换。
      小溪对面是另一户人家,这家虽不富裕,但有名气,也就是我们常常吟唱的“村里有个姑娘叫小芳”那首歌的主角,每当她出门与郎君约会,我都自动让出位置,与人方便,说不好将來自己也方便。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2-6 16:51:3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中国辉煌 于 2020-2-13 17:25 编辑

四 分家
      分家不是因为感情问题,也不是因为财产问题,更不是因为儿女的抚养权问题,是因为户主把我朝思暮想的猪拉公社收购站卖了,连猪毛都沒留下一根……
        我没有吵,也沒有闹,心平气和地跟户主商量,国家补贴的谷子你们都喂猪了,钱你们也放口袋了,知道你们想买辆自行车给儿子送公粮挣工分,你儿子挣工分多了,对那女插青也有好处嘛,我不勉强你们,你跟贫协主席说一声,让我先住在油坊楼上空闲的房子,等“知青房”建好了,我再腾出來……
        我强忍满腔怒火,频频诱导,既担心户主提高稀饭水份,又担心户主让我净身出门。
        像中美商贸谈判一样,经过十二轮的艰难协商,勉强达成了第一阶段的协议,给我一个月的口粮,我退出,余粮归他。
        分家的时候,正值青黄不接,稻子欲黄还绿,估计一个月的口粮正好赶上,谈判的档口,我就知道这油肯定谈不下來,这属于高科技产品,户主夫妇视之如命,绝不会让步,所以我只能拼死一博,争取換个靠近油坊的位置,事实证明我是正确的。
        油坊是队里的生活支柱,也是唯一的资金來源,这种具有商业行为的小微企业沒有财政支持,沒有管理观念,沒有财务报表,更谈不上规范。
        近水楼台好得月,这油坊的师傅跟我关系不错,缘于我无聊之时,常到油坊健身,三十多斤的木锤,居然也能举十來下,关系建立了,这抹点油水就不成问题了,尽管不多,也沒有进行出库登记,可吃了农民伯伯的,至今还有点内疚,也就有了抢农民饭碗一说。
        粮食有了,油的问题解决了,接着就该解决菜和肉的问题了,如果在城市,口袋沒钱, 根本就沒办法解决,在农村就不一样了。
        户主说过,青菜可以到自留地摘,毕竟我也有使用权、经营权和收益权,青一色的“猪乸菜”,他刚进口的小猪根本就解决不了,所以把我也当猪了。
        这“猪乸菜”特费油,稍一过火就烂泥一堆,不用啃就滑到胃里了,难怪它能成为猪的专属口粮。      
        其实,农民伯伯也挺不错的,经常从自留地回來摘一把青菜放我房间门口,我也來者不拒,去者不留。
        悄悄告诉你们,那位父亲要她嫁解放军的女孩送的次数是最多的……
        肉是最成问题的,这金贵,而且形成的时间长,经过详细的市场调查和现状分析,我做了一份非常科学的可行性分析,包括前期筹备,资金筹措,经营管理,收益分配,投资回收,环境保护,扩大规模……8页A4纸,5号字。
        我从圩里购进一对白鸽,配对的,两公的不行,会打架。两母的也不行,事非多……
        下乡时候带來装衣服的肥皂箱改装成白鸽笼,当一切都建设完毕,正式投产,离稻子收割也就差三五天了,所以这时机掌握得非常科学,尽管有点缺德。
         我常常跷着二郎腿坐在村头的残墙上,盘算着该如何好好的生存,好好的善待自己,为真正的落户农村做好计划,外面的世界我一概不知,知了也没用,听说还有女知青上吊的。之前,我曾经说过自己申请参加大队文艺宣传队被拒而寻找地方上吊的事,其实是假的,骗脑残的读者的,他们相信我也沒办法。
         第一窝(两只)小白鸽出生的时候,夏收也差不多结束了,我每天都爬上去探望它们,观察它们的身体状况,体重发展,长毛速度。
        看着它们长大,蹦跳,飞翔,我强忍着严重缺肉的食欲,坚持让它们留下來,希望它们三代同堂,四代同堂,五代同堂……
        但是我错了,近亲繁殖到了第三代就出现了问题,我不得不修改规划,扩大规模,再购进两对,让它们自由恋爱,自由结婚。
        中华民族之所以伟大,就在于他们拥有最伟大的农民,在“中国最大的问题是教育农民的问题”和“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中,我选择后者,他们的忍让和胸怀是任何阶层都无法超越的,时至今日,我仍然觉得欠他们太多!真的太多!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2-9 22:34:5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中国辉煌 于 2020-2-13 17:26 编辑

五 同行
      世间为何多鸟事,
      渺茫不尽让人悲。
      花当红艳无人采,
      枉费人生浪漫时。
      幽闭南山遥赏菊,
      放纵溪涧近观棋。
      欲乘春雾天上去,
      留得青春有几枝!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我一直在考核和验证“物以类聚”的真实性,其实不然,所有的动物并非都聚在一起,每种动物都有群居的习惯,它们之中也有“群”和“派”,极象现代网络发达后的“群”,兴趣一致即为“群”,强行的入“群”必受排挤,或自动退群,或被踢出群。
      人以群分则相对合理,这一群,那一群,今天你**了那一群,明天另一群又把你**,后天又有另外的一群把另一群**……这样周而复始,就形成了人类的历史。
      我在村里有很多朋友,年纪比我小的居多,比我大的不好控制,一般我不接受他们入群。沒有目标,沒有纲领,我就喜欢他们屁颠屁颠地跟着我到处游荡,里面不乏身怀绝技的能人。
      抓鱼的,抓青蛙的,抓鸟的,抓蛇的,抓老鼠的……五花八门,农闲之余,白天抓鱼,晚上抓青蛙,抓乌,其乐融融,早把那些烦恼事扔在脑后,“浪子“不知亡国恨,说的就是我这一类人,没有文化,沒有理想,沒有抱负,更沒有激情,考虑的只有怎么好好地活着。
      那天我带着队伍经过住户的家,看到住戶夫人在小溪旁边宰鸭子,看我经过,悄悄地把我拉到一边说,晚点你到我家吃顿好的,顺便抓个鸭子回去……
      啊!我蒙了,你沒病吧?我伸出手想摸摸她的额头,可男女有别,又缩回来了。
      真的,她把手里赤身**的鸭子往小溪旁边的石头上一扔,在我耳边悄悄说,前几天我和老不死的进城,到住我儿子家的女插青家了,她家真有钱……
      我知道,她爸刚解放。
      心里想,妈的!有钱我更沒希望了,嘴里说,又接济你们了?
      她爸不希望我们老往他家跑,让我们搞点副业,给了点钱……
      哦,这我感兴趣,不会是想跟我合作,投资我的白鸽养殖场吧?!
      她继续说,回來老不死的几晚上睡不着,这不,昨天到圩上赶回來一群鸭乸,整整一打。我说好事啊!心里有点忌妒,投资准女婿的养殖场不更好吗?
      好是好,可今早上大队來人通知了,各家各户养鸡、养鸭不准超过10只,说多了就是什么尾巴,要割掉,自己不割,女支书下來亲自割……
      哦,我明白了,是资本主义尾巴,另外多的那一只你就别宰了,我们不是分家了吗?女支书來就说是我寄养的,户口在我家,这宰好的腊起來,慢慢就着绵豉吃……
      很久,很久,我才知道,多出的那一只鸭子是出事后她送儿子家,儿子家的女插青指定送我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2-11 12:07:29 | 显示全部楼层
六 知青房

      秋收一过,人们满怀丰收的喜悦筹备材料,今年每十个工分七分钱。
         稻田被圈起来放水泡着,牛艰难地在圈子里跋涉,把地球的表面踏得面目全非。
         酒足饭饱后的农民伯伯抽着卷烟,悠闲地评价、分析着泥浆的均匀性,观看着尉蓝的天空,预测着下雨的可能性。偶尔有女的走來,他们仿佛坐在**城楼上相互猜测着是国产还是进口?是东风还是宝马?是村里的还是插队的?是西施还是东施?
        除了工分,免费的午餐吸引着众多的农民伯伯集结,几千年的优良传统还是一如继往地坚持和传承。
        这种原始的建筑材料己经布满了整个村子,塌了建,建了塌,不断地循环,沒有更新,沒有规划,更沒有强拆!
        “知青房”盖在村子的西头,面向着西方,是否有跟西方接轨的意向我不知道,一排四间,每间宽一丈二,高一丈八,深二丈,并排的一窗一门,窗沒有玻璃,更沒有窗帘,你自己看着办(尤其是女的)……
        不得不佩服农民伯伯的耐性,一个多月的折腾,终于架上了碗口粗的大梁,选的时辰是午时,四根大梁放上去后,大家都洗干净手脚,准备好打包的芭蕉叶,静等晚餐的每人二两猪肉摆上桌面。
        搬进來那天,我摆了两桌,空荡荡的房子,我的弟兄们在地上铺了旧报纸,坐在泥砖上,端着从自家带來的碗筷,品尝着我亲手制作的油炸虾饼,油是油坊师傅送我的,米浆是扎粉房的下脚料,虾是弟兄们就地取材的,锅是从家里带來的,这可是好东西,锑合金的,古董,地主家的东东,我懂事的时候就有了,蒜是早几天从地里摘的,也不知道摘了谁家的,作案多了,业主也不骂我,只是嘀咕几句:哎,够可怜的,就不能间开摘,把这片摘空了我还得重裁……
        这话说得太有哲理了,全国二千多万插青,分散在全国各地,这矛盾就解决了,如果集中在一块,能不出事吗?听说云南就有点动静了……
        我把房子好好的装修了一下,淘汰的旧谷桶翻过來垫上稻草当床;靠窗的地方弄了块旧木板当桌子,还用木刨刨了几下,说不好哪天娶个媳妇当梳妆台;凳子两块泥砖足够;我胸怀坦荡,窗就敞开着;门后边是更衣室;厕所屋子外面找个僻静的地方就可以解决,反正隔壁的女插青晚上不敢出门……
        一切布置完毕,离过年也就不远了。
        我记得我在新办公桌上写了一份年终总结,总结我插队一年来的所思所想,所得所失。这份年终总结是这样子的:

        不要把日子当成痛苦的开始,它是你不断寻找光明的开端。在这泥土堆砌的茅草房子里,有陪伴你的家乡亲人和父亲。他们祈祷你天真纯洁的灵魂,让你艰难中奔向远方的太阳。不要责怪亲人的无情和冷酷,寒冷中你去拥抱崇高的信仰。
        汹涌的潮流把你埋在最低层,别埋怨,別自怜,是你生不逢时。抛开你自视珍贵的处女情怀,别呻吟,别叫唤,很快就会结束。
        采一把野菊花放在你的床头,说不好明天的天空朝霞如塗。

        妈的!写成十四行诗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2-13 17:21:5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中国辉煌 于 2020-2-13 17:23 编辑

七 洪水
      雨淅淅沥沥地下着,远处的雷声伴着千军万马的嘶斗在向你靠近,刹那间,象成吉思汗的铁骑横踏中原……
         村子四周的农田变成了汪洋大海,泥土砌成的房屋在雨水的浸泡下慢慢变软、倒塌,成了烂泥一摊……
        人们站在村头,无奈地看着慢慢形成的一个个土馒头,阴沉的脸充满无助,只有大队的高音喇叭在不断地播放“下定决心,排除万难……”这首充满激情和斗志的歌曲。
        远处山头上断断续续传來人们的欢呼声:倒了!倒了!……
        我把房子里的动产搬到晒场上,建起来一年不到的“知青房”慢慢地变形,夭折,象一位穿着裙子的姑娘摊坐地上,脸上的泪水在慢慢地流淌。
        一切仿佛都与我无关,沒有人理会我,大家都在观看着自家的房屋和家里的金银珠宝。
        天晴了,水涨了,我毫无目的地走向水中,向回家的公路走去,不知道是想回家?还是想过去看看?
        在公路和村子之间,齐腰深的水还在上涨,我看到远处有一个黑点在向我慢慢走來,我终于认出來了,公社书记。
        沒有人陪他,一个人拿着根竹子,边试探着水深边环顾四周。
        书记。是我先打的招呼。
        村里怎么样?沒有死人吧?
        沒有,房子倒了很多。
        你带我过去看看,路你还熟吧?
        记得。
        大队的女支书在广播室里声嘶力竭地叫喊,我在门口站了一会就走了,领导的事我不能多听。
        我迷迷糊糊地走进村子,沒有人理会我,稻草搭成的牛棚,下面住着牛,上面住着两位外地送來监督劳动的地主仔,也许是同病相怜,他俩沒有拒绝我,我钻进稻草窝里就睡着了。
        不知道谁给我吃药,也不知道谁给我吃的大餐,当我醒来的时候,己经是第二天下午了。大地主仔告诉我,外面的水退了……
        小地主仔告诉我,有人给你送來药和一点点白糖。
        他小心翼翼地,担心我骂他偷吃。
        大地主仔告诉我,是你户主儿子家的女插青送來的。
        他还告诉我,她回家了。……
        我的哥们慢慢从懵懂中醒来,开始向我靠拢,给我送來吃的。
        大队方向传來文艺宣传队充满激情的歌声,听说他们今天晚上准备到我们村慰问演出,是大队女支书通知的,还给村里送來了两盏“汽灯”和“火水”,激情和歌声一定能战胜灾难,因为里面有许多熟悉的面孔和秀丽的身姿。
        象田里的稻子,不管你怎么割,季节一到,它都会顽强地再长出来,年复一年地养活着我们。
        一如继往的出工,就象什么事也沒有发生,默默地承受大自然的摧残,这就是中国的农民,还有即将变成真正农民的我们,忍耐,卑微和无助。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常青藤中老年网 ( 沪ICP备09085800号 )

GMT+8, 2020-9-27 02:20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