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青藤中老年网

 找回密码
 注册(请使用中文注册)
查看: 124|回复: 2

[散文随笔] 读老树的《砍柴》画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8-14 10:49:3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读老树的《砍柴》画
今天看到画画老树的一幅砍柴画。砍柴人放下满满一担柴在山道上歇息。画下面仍有四句六言,曰: 
梦中又回山里,独自岭上砍柴。放下担子歇息,路边野花乱开。
原来图中显示的,是梦境。是画中人“梦中又回山里”那当年下放山村、上山砍柴的情景:
那时,上山砍柴,独自一人,有点寂寞,有点劳累,放下担子歇一会,只见路边野花乱开。
画,画得很好,砍柴人歇在下山的路上。路边在野花几丛,开得正艳。远处,青峰耸立。画,画得很有装饰性。很美,也很有诗意。
这也勾起了我的砍柴回忆。我也曾上山砍过柴。其实,砍柴是很辛苦的。有时还要披荆斩棘。当然,当你砍倒一片,捆扎成担,挑下山去,就很有成就感了。特别是挑累了,“放下担子歇息”路边,如果你读过几本书,此时,看看路边乱开的野花,听听叮咚响的流泉,你就会觉得此山此水,此时很美,心中会升起一点小资的情调。
所以我觉得老树的“砍柴”,画得很接我们这些曾插队山区知青人的地气,很好,于是涂鸦几笔,说说读后感。


 楼主| 发表于 2020-8-14 10:51:36 | 显示全部楼层
【附】

砍柴(上·插队忆往之七)

写了种菜,好像还要说说砍柴吧!那个年代,在山里生活,是无法不砍柴的。没柴,你如何烧水煮饭呢?

说到砍柴,以往虽没见过,但在书本上见过不少。印象比较深的是《西游记》第十回中那个渔翁与樵夫互夸,各说自己的的营生如何如何好。

渔翁的话暂且放下,樵夫把砍柴的山里生活说得逍遥自在,快活无比。他说:

云林一段松花满,默听莺啼,巧舌如调管。红瘦绿肥春正暖,倏然夏至光阴转。又值秋来容易换,黄花香,堪供玩。迅速严冬如指拈,逍遥四季无人管。

崔巍峻岭接天涯,草舍茅庵是我家。腌腊鸡鹅强蟹鳖,獐豝兔鹿胜鱼虾。香椿叶,黄楝芽,竹笋山茶更可夸。紫李红桃梅杏熟,甜梨酸枣木樨花。 "

苍径秋高拽斧去,晚凉抬担回来。野花插鬓更奇哉,拨云寻路出,待月叫门开。稚子山妻欣笑接,草床木枕敧捱。蒸梨炊黍旋铺排,瓮中新酿熟,真个壮幽怀! "

读书时,看到如此描写,还真羡慕,也想做回樵子砍回柴。

造化也真会捉弄人,阴差阳错地,我居然也有了这样的日子:拿了砍刀上山去砍柴了。

这大约是在到农村个把月以后的事情吧。

刚到时,生产队在我们住的屋檐下码了两垛柴,据我们同组的小Z回忆,那两垛柴大约有七八千斤,供我们初来乍到用。

待我们稍稍熟悉农村生活后,队长小友子便带我们上山去砍柴了。

那天一早,我们便带上砍刀,跟随队长出发了。翻过一个岭,我们就爬山了。好在那个山并不高,也有砍柴人踩出的路,但很陡,不太好走。不一会,我们就爬上山脊了。

我一看,山脊上树林茂密,很幽静,风景还真不错。透过树隙可看到远方重峦叠嶂,起起伏伏。难怪诗人要把起伏的山脉形容成海浪,如毛泽东《十六字小令》:山,翻江倒海捲巨澜!奔腾急,万马战犹酣!

此时,队长己选定要砍的树木,那都是些不高的灌木。他左手抓住枝条,右手挥刀,只见刀影飞舞,手起刀落,树枝在“咔嚓咔嚓”的声响中纷纷断落,不一会,他身边就有了一堆柴。

我们也仿照他砍了起来,虽然也砍了些,但手法僵硬,体力不支,根本不行。原来这樵夫还不是容易做的。

队长看砍得差不多了,就教我们整理柴禾,戓截成短条码在柴夹里挑下山去,或整理好,就地取材,用藤捆紧,驮下山去。

那天的柴主要是队长砍的。

大约是过了年,开了春,码在屋檐下的七八千柴也烧得差不多了。晚上我们商定明天去砍柴。于是突击在月光下磨刀。因为“磨刀不误砍柴工”这个道理我们还是明白的。

第二天一早,我们腰拴刀鞘,插上砍刀,戴上草帽,背上水壶,乍一看,也就是个农人樵夫。只是那副眼镜告诉人们,这是城里来的知青。

我们又翻过了那道岭,上了那山脊,于是大家开始砍柴了。这回是吃了点苦头了。那柴树并不是单独长好了让你去砍的。它和荆棘芭茅混长在一起。你要砍到柴,先得把荆棘砍去,砍出一条路,才能砍到柴。这荆棘浑身是刺,而且枝条互相钩联,且又有韧劲,很难砍断,稍不留神,手就被刺破划开。而且,衣裤也时时被刺勾住。

在挥刀奋力与荆棘搏斗时,我明白了成语“披荆斩棘”的意义。用“披荆斩棘”来形容克服险阻,奋勇前进是再恰当不过了。

更有挡道的芭茅,稍不留意没抓紧,手就会被划破,鲜血直流。原来这芭茅叶边有许多锯齿,划过皮肤,就会“锯”开皮肤。怪不得以往看《鲁班的故事》,看到鲁班师傅爬山就发明了锯子,不不太明白是怎么回事。现在明白了,这是用流血换来的知识。

砍柴是个很消耗体力的活。待到日头过午,我们的体力也消耗得差不多了,没法挑回去了。

于是在山脊上找个稍平的地方,把柴码好,隔天再去挑回来。老乡说,这柴放在山上码好,没人偷的。山里民风之淳朴于此可见一斑。

晚上,漱洗时,手一伸入脸盆的热水中,划破的伤口痛得不行。原来砍柴不如诗中写得那么悠闲自在,那可是一项披荆斩棘的艰苦劳动。至少对于我们这班城里来的年轻人就是这样。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8-14 10:52:45 | 显示全部楼层
砍柴(下·插队忆往之七)

隔了几天,借了几副柴夹,我们又上山了,要把前几天砍下的柴挑回来。。到了山上,把柴码进柴夹。正准备下山,此时,同伴小 J 指着前面那个山头说,那里有好料,我们不妨去砍几棵,日后也能派派用处。

说起这个小J,在农活上确是一把刷子。他个不高,力却不小,很精干,打个比方,就像一头犍子牛,天生的干活把式。据说,几年后,他犁田耙田,样样精通,农活堪与老把式拼一下。

据他自己说,他自小寄养在常州乡下。直到该上学了,才回到上海。他熟悉农村,熟悉农活。夏天,烈日下,在田里干活,他居然赤膊。老乡都劝他穿件衣服,避避毒日头。但他坚持不穿。整个人被晒得漆黑乌亮,就像涂了层橄榄油。水滴滴在身上,就像滴在荷叶上,马上结成珠滴,滚落了。

我们几个跟着小J翻越到他指点的那个山窝,果然看到一片杂树林。特别是其中那几棵的檀树和铁力木吸引眼球。因为小J在闲谈时,老是提起这几种硬木,说是做家具,做工具,都是上乘之选。

小J选中一棵铁力木,我选中一棵檀树。于是大家纷纷举刀砍去。

现在想想有点可笑,怎么就没有一点爱树的意识!可当时也没有保护环境,保护山林不能乱砍乱伐一说。

正在我用心地“坎坎伐檀兮”之际,只听见一声“不好”,抬头看时,见小J正懊恼地看着他的砍刀。原来铁力木坚硬如铁,他的砍刀的刀锋都砍卷了,可铁力木却没砍出多少刀痕,生生地把一把好刀给报废了。

我那个檀树虽然坚硬,但毕竟不如铁力,最终,它终于倒下了。此时已近午时,我们决定先把柴挑回去,这檀树、铁力,下次再来扛和砍。

坐在山上歇了会,只见杜鹃己开。于是大家又折了些杜鹃插在柴担上。

挑担下山还真不容易,我们支着“大杵”,一种山里协助扁担挑担的木杠,慢慢地下到了山脚,回到了青石板路上,一路,桑木扁担吱吱扭扭作响,在到达岭脚时,我们已精疲力竭,肚子饿得发慌。只得把柴担撂在路边,先回去吃了饭再来。

饭后,我们重又翻岭,把柴挑回来。当我们挑柴过桥进村时,与村小学的一位中年女教师相遇了。当她看到我们柴担上的杜鹃花时,笑呵呵地说:“小伙子爱鲜花”。

是啊,在最苦最累的时候,我们仍不忘对美的追求,这是人的爱美天性的自然流露。

说到这儿,一次艰难的砍柴是说完了。

要补充的是,隔几天,我费了老大的劲,把那棵檀树扛了回来,但此后它却一直靠在堂屋的角落里,没锯开。后来念书去,我也不可能带棵树去上学。后来听说被一位老乡扛走了。

至于砍柴,后来又去过几回,砍柴的经过,也大同小异。

再后来,我们几个读书的读书去,招工的招工去,回城的回城去,一个小组的人,从此七零八落,分散开去,直到今天,也无法团聚。

还是一句老话,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悲欢离合。此事古难全!

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祝愿我的插青友,晚年健康、愉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常青藤中老年网 ( 沪ICP备09085800号 )

GMT+8, 2020-9-22 02:43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