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青藤中老年网

 找回密码
 注册(请使用中文注册)
查看: 43|回复: 0

[散文随笔] 赚绩叫了,白露将至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9-3 11:03:5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赚绩叫了,白露将至
这几天,早晚路过小区一草丛,就听得“赚绩”叫了。“赚绩”是“上海宁”的叫法,普通话称“蟋蟀”,北方人叫“蛐蛐儿”。
这小精灵,很守时。当下天气还很炎热,它在草丛中鸣叫,是预告,天气很快就要转凉的。所以这精灵是与天凉结伴而的。
我们的祖先很早就关注到这个现象了,《诗经·豳风·七月》云:七月在野,八月在宇,九月在户,十月蟋蟀入我床下。
翻成现代白话,即:七月蟋蟀在田野,八月来到屋檐下。九月蟋蟀进门口,十月钻进我床下。
所以说,蟋蟀虽长在草野,但与人类关系密切。而且《诗经》中还有一首以蟋蟀为题的诗。当然这是一首借物咏志的诗,说“蟋蟀一叫,一年将逝,时不我待,君子好学,当抓紧时间,努力学习”。
写到这里,我想起斜杠轻年林帝浣画过一组廿四节气图。我找来一看,在“白露”一幅中,就有一只“赚绩”停在一只枯萎的葫芦上,正振翅鸣叫呢!
中国人喜欢玩虫,听虫鸣。这里中国独此一家的民俗文化。
玩虫,主要听虫鸣。最典型的鸣虫,就是叫蝈蝈。记得当年炎夏,常有乡下农人挑担“叫蝈蝈”到城里来卖。虫都装在篾编的小笼里,我买回家,挂在窗户边,塞一节带荚的青毛豆到笼里。这厮会不知疲倦地响亮鸣叫一夏。
说到赚绩,他既是斗虫,又是鸣虫。赚绩会捉对厮杀。咱暂放一边不说。作为鸣虫,其清癯的鸣声,很有点诗意。用拟人的说法,赚绩就是个“行吟诗人”。
我很喜欢听赚绩叫。赚绩是装在烧制好的蟋蟀盆里的。蟋蟀盆花样很多,简洁一点的,就是高脚盆。所谓“高脚”,并不是指其有脚,而是盆比一般的高,青泥烧制的。
我将赚绩放在泥盆里,置于床下。夜晚。月光从窗棂照入,斗室一片清辉,此时赚绩幽幽地鸣叫起来,此时此境听此声,无疑是最动听的秋歌了。
少年的我在此秋声中进入梦乡。而这梦,离现今的我,已有一个花甲了。
而今赚绩又叫了,白露又将至,周而复始,一年又一年,我亦在这秋虫声中老去……
   
             叫蝈蝈的篾编笼               青泥烧制的赚绩高脚盆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常青藤中老年网 ( 沪ICP备09085800号 )

GMT+8, 2020-9-22 03:59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