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青藤中老年网

 找回密码
 注册(请使用中文注册)
查看: 169|回复: 0

冬至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12-21 08:38: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仙寓山 于 2020-12-21 08:41 编辑

父母在世,觉得他们很普通,很平凡,从没有认真地去总结他们的生平,也没有深刻地去思考过他们的人生观。
今天冬至,思念父母。去了父亲人生前的终点站——静安区福利院。一进大门遇到了原来父亲在院时的主管医生,他一把拉住我说:“你今天怎么有空过来”。我说想老爸来看看,也感谢您们多年来对老爸的关怀!王医生谦虚的说:“是你老爸好!他当时虽己有90多岁的高龄,心态特别好,在我们这里大家都愿意和他交流,对我帮助也很大。虽说你老爸病逝己离院十多年,但我还经常会想起他老人家”。是的,父母离开我们多年后,许多的亲邻老友每每谈到父母时,都给予了他俩很高的赞誉!
父母年轻时,离开绍兴老家一直在上海打拼。上海解放后,因厂子发展的需要从福州路西藏路口搬迁到了河南路塘沽路一带,也算可以有放置几台机床(车、刨床类)的生产场所了。1957年公私合营,父亲将所有财产缴归了国有,并进厂劳动改造自己的剥削阶级思想。
父亲每天劳作很累,从我懂事起就记得他下班回来,总是拖着很疲惫的身体,手靠着坐在桌子边。母亲心疼他,烧条魚让他先喝几口酒,也不让我们先上桌,可父亲会用筷夹给我们吃几口。在那缺食少穿的三年自然灾荒时,我经常看到邻里来向母亲借钱,父母总是尽量帮衬他们,特别是我家后弄里的玩伴“新华姆妈”和“阿二头娘”两家,几乎每月到时就来伸手借。
父亲的手艺应该是可以的,有三点我清楚:
1.在小学四年级时,我在家收到一封新疆军区部队的来信。父亲回来拆看后是部队要求订购一批刀具,第二天就把它交给了厂方,也同时证明原父亲厂生产的产品质量是优良的。
父亲知足的对我们说,工厂对我们不错的,一个六级钳工每月只有40元不到,我却能拿到105元。
2.我们玩伴中,曾兴起过养金鱼热,他利用休息天制作了一个漂亮的大鱼缸。我用现代的眼光再来回看,也是绝对的赞!
3.退休后,虹桥机场曾聘请他去做地面机械维修类的工作,还配了个小楼要我母亲同去住。因母亲住不习惯,以后就辞掉了,这也证实了父亲过硬的技术实力。
在wg期间,我家隔壁和附近的几位厂主,不同程度的、三天二头的遭遇了造反派、红卫兵们的抄家折腾。那段时光总忘不了父亲每天要早出晚归,母亲每天在家耽惊受怕的,还要管住我们不外出惹事的情景。惊奇的是,一直到我1968年底被光荣上山下乡,都没有一次来上过门。以后问及原父亲厂里的一些叔叔们,他们几乎是一致的说父亲从来没有欺负过他们,还把着手教他们学技术。而且都受到过我母亲在生活衣食上的许多帮助和关心。
这些小事都体现了父母的为人品行,是值得我终身受益!

离开养老院
我走在回家的路上
父母,走在另一条路上
天堂的入口,人间的出口
不断照过亲人的面孔
钻天入地的地铁、汽车
轰轰作响,吞来吐去
我再次将父母遗言默念
照顾好善良、平安
袅袅的思念带上
一一点燃,让风吹……

                         2020年冬至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常青藤中老年网 ( 沪ICP备09085800号 )

GMT+8, 2021-3-6 19:17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