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青藤中老年网

 找回密码
 注册(请使用中文注册)
查看: 458|回复: 11

常青藤纪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12-26 10:53:4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群内获悉,常青藤国棣兄已经去世三年,一阵唏嘘。一个勇于追求生活的人,留下热情悄然而去。他在常青藤注册时间2010-5-31 21:07,最后访问时间2017-5-14 21:37,可以看出,在他去世前不久,还在惦记着常青藤。
初识国棣是他的一篇自传体连载,“我的人生我的梦”。岁月造就了我们这一代人的文化断层,他用通俗,稚嫩的笔,一点点吃力地描述着从出生直至成为企业家的历程。这也许是他第一次写长篇,不太自信,藤友们纷纷鼓励。虽然文字简朴,但生活气息浓,具有可读性。随着44集连载,文字水平也有了长足的进步。
国棣兄1947年出生在上海,父亲是当时上海滩颇有名气的资本家。他有着幸福的童年,顽皮的学生时代和严厉的家教环境。学生时期在文艺、体育方面才华出众,加之早恋,学习成绩不稳定,分别在五年级和初一留级;1947年生人,却成了1966年初中毕业生。1969年1月,随着知青洪流,下放安徽固镇。刚去方言惹麻烦,去供销社用上海话讲:“帮我拷一斤酱油”。女营业员嚎声大哭,中年妇女骂骂咧咧的跑了出来,“哪个兔崽子敢靠俺家闺女,除非吃了豹子胆,奶奶的熊!”。最后由公社出面调解,方才平息。
年底转到滁县大哥处插队。正遇农村发展电力,靠一本电工实用手册,自学成材,帮助生产队架起电线。并救活因触电的公社秘书外甥,成了当地名人。因家庭背景,没有招工条件,只能扎根农村。1973年在农村结婚生子,过着艰难而温馨的小日子。种菜,养鸡、鹅、猪。生活压力下,走村穿巷,为村民维修各种生活用品。
在农村待了十年,1979年返回故乡上海。1984年辞职下海,修过自行车,做过彩照扩印,1992年重新注冊起父亲的老字号“郑兴泰汽车配件经营部”;经商期间有家族的纷争,生意场上的尔虞我诈。得意之作,振兴慧聪商情;2004年下海经商20周年,也是中国汽车行业創史人,他父親郑才宝的百年诞辰;在上海汽车报,用整版彩色铜版纸印刷缅怀父亲,这是国棣最灿烂的梦。国棣在职场上把握住两个契机,汽车和信息,都是朝阳产业。虽然过程坎坷,事业还是取得成功。
和国棣兄第一次见面,是2012年4月10—11日,常青藤在松江蕃茄农场聚会上。他自我介绍,身上已经装了N个支架,退休后热心社会公益事业,在社区组建了乐团,免费为群众演出。那天晚上的娱乐节目,由他们助兴,气氛热烈,衔接的很好。他学乐器时间很短,萨克斯已经吹的像模像样。
他是忙人,逢年过节会在常青藤看到他朴实的问候语。2013年春节:“新年到,祝贺知青团拜会取得圆满成功。在新的一年里,要保重身体,把所有的烦恼都抛弃。俗话说得好:各人自有各人福,鸡吃砻糠鸭吃谷,儿孙自有儿孙福。抽出点时间给自己,该旅游的去旅游、该唱歌的去唱歌、该跳舞的去跳舞。祝大家马年一马当先、马到成功”。
国棣兄在常青藤的最后一篇文章,他组织的中远两湾城乐团,2014年成立两周年汇报演出。那次常青藤也组织藤友前去捧场,整场节目高潮迭起,节目一个比一个精彩,两小时的演出内容丰富,直到最后一个节目,“我的祖国”音乐声响起,台上台下互动,歌声响彻整个演出大厅。
国棣兄是位热爱生活的人,平时交往并不算多,从他身上可以感受到热情。仅以此文,表达思念和敬意,庆幸有缘在常青藤相逢。

 楼主| 发表于 2020-12-28 10:31:06 | 显示全部楼层
常青藤纪事(2)
时光是一种感觉,眨眼间离上次写常青藤已经两年。再续常青藤的情愫一直在心头缠绕,如果不整理,很快会成为网络垃圾。听到藤友国棣兄离去的消息,唏嘘之余促使我再次启程。常青藤已过了风光年代,随时间远去,聚会已经稀疏。只有快餐式的群,还保持着铁杆藤友们之间的联系。这次去上海带二宝,走前临时相约;藤友们将原计划的年会时间提前,聚集在兰生大厦的高层餐厅;那份喜悦,没有刻意,完全是藤友们情感的自然流露。老田虚怀若谷的淡定、五姐妹的热情、藤友们营造出的融洽氛围,也是我再次动笔的动力。
经历过磨难的知青,已经步入夕阳。或许是不甘寂寞,或许是为了抱团取暖。乘着网络东风,本世纪初上海滩知青网站风起云涌。常青藤只是极其普通的网站,比起同期上海知青中的浦江情、知青上海等,小巫见大巫。网站人不多,活跃的藤友只有百十位,没有额外资金来源,所有的活动经费,均是AA制。幕后老终是个迷,出资搭建了平台;藤友们曾多次表示,希望能当面致意。可老田答应他朋友保密要求,始终未曾亮相。我融入常青藤还有一个原因,当时上海知青网站,地域性强,我作为曾经的合肥知青,难有认同和被认同感。正是常青藤海纳百川精神,拥有一批非上海知青藤友。知青网站亦如社会,你方唱罢我登场,红火若干年后,又都趋于平静。
写常青藤,必然要提老田,他为人低调,可藤友们喜欢田老大昵称。常青藤中豪杰不少,老大其实不易。论学历,1968届初中毕业生;论文化,仅初中一年级。不乏勤奋,常青藤留有他800多篇主贴,可论文字水平,只能算常青藤二流写手。论财力,仅是安徽石台县普通单位的退休职工,一直在为柴米奔忙。常青藤是开放的,犹如水泊梁山,各类人物均有。凝聚力源于何方,二个字—真诚。藤友何勇年曾经这样评价,老田与人相处能力,令人称道。互尊,自然,轻松,愉快。好比乒乓球,喂球舒服。不是煞有介事,也不死抬扛,幽默风趣,讲话、办事的分寸,拿捏得恰如其分。
2014年常青藤是红火的,新藤友笑一笑这样评述。“每天晚上到常青藤逛逛,几十个网友在藤上发帖、跟帖,几百个网友围看,长期乐此不疲,内中缘由,耐人寻味。常青藤网友间已形成了某种联系,既不像微信朋友圈的亲朋好友,也不像大论坛网友之间的素未平生。即使没见过面,相互也了解。如果有人提起太平湖,会想到半个世纪;讲到南京,会想到老友新交;说起太仓,一定会想到九头鸟;如果路上碰到老青年,告诉他,我是笑一笑,我想他一定会以朋友相待,这就是常青藤的魅力”。朋友者,以诚相待。原本虚拟世界,因为有了倾述、关心,讨论、争论,常青藤成了热热闹闹的现实世界,成了知青的乐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12-29 08:32:47 | 显示全部楼层
常青藤纪事(3)
知青是一个特殊的群体,一般是指建国前后及上世纪五十年代生人,伴随着新中国的成长,经历着成长过程的阵痛。特殊年代形成的文化断层,知青普遍文化程度偏低,社会转型后多数是社会竞争中的弱者。步入夕阳,没有停歇的资本;上有老、下有小,抚育孙辈,是肩上的重任。社会进入信息时代,知青中的多数无法适应,少数不甘寂寞,仍活跃在网络,努力追赶着时代的步伐。
知青是个庞大的群体,普遍存在着失落或不甘两种情绪;上山下乡运动,知青的大部分一直在社会底层忙于生计,只有少数人意气风发。本世纪初知青步入老年,由于涉及面广,全国范围内还是掀起了一场知青文化热。经济社会,资金无孔不入;各类知青学术研讨会、纷纷建立各种名目的纪念馆、点及相关文物收藏,知青网站、论坛风起云涌,甚至旅游活动、墓地也都盯上了知青。对此现象,观点分歧明显,网站常有相关争论。有做实事的,有拉大旗做虎皮,更多的是冷眼相看。
查老田在常青藤注册时间是2009-10-13 21:44,可视为网站成立时间。老田当晚即在今日知青栏目,发了五篇帖子,均是当时知青文化的热点;包括倡导知青文化旅游、上海知青墙的奠基、知青收藏家介绍、参加浙江的知青文化游、第四届长三角知青文化研究会的召开。帖子的累计点击量1500—1900,阅读者不算少,但无人跟帖。十年前电脑普及程度低,围观不交流,也是知青群体对这种文化的基本态度。
只围观,不交流,还有一个重要原因,语言交流转成文字交流的明显不适应。常青藤成立之初网友间有过一次严重分裂,起因与网上交流不畅有关。一位下放在石台,有些名望的知青,在一音乐贴后留言,“歌声潦朗,唱腔宏园,气势嘭簿,但气吸不够。谢谢听了你的歌”。明显错别字多,是知青的普遍特点,但意思表达不错。该楼主直截了当回答“气吸,不是气息吧”,有些冷冰冰,如果是语言,当面笑着说,不会有问题。此番有些不悦的交流导致,一半以上石台知青拉出去另立“山头”。
这次分裂还涉及一个我们这代人非常熟悉的术语,路线斗争。老田坚持五湖四海,不论是否知青,不论下放何处,来者都欢迎。而分出去另立山头的石台知青,意在建立了自己的平台,上海石台知青联谊会。当然两条路线,会有不同结局。一段时间发现小圈子没有生命力,将石台二字去掉。石台知青的分裂,留在常青藤的几位,是常青藤的中坚力量,除老田外,包括春树暮云老师,毛林叶老师;还有铁杆藤友,陈志钦、张复春。坚持五湖四海,当然会流入更多的新鲜血液。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12-30 13:15:0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半个世纪 发表于 2020-12-29 08:32
常青藤纪事(3)
知青是一个特殊的群体,一般是指建国前后及上世纪五十年代生人,伴随着新中国的成长,经 ...

呵呵,常青藤的记忆,令人难忘!
愿这些美好的时光留存在现代的电子网络空间,或许能成为后人研究这代人、这个时代的历史参考资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12-30 14:46:2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半个世纪 于 2020-12-30 14:48 编辑

常青藤纪事(4
那次人员分流,众多人离开,对任何群体都不是小事,特别是在常青藤创始之初。可回望常青藤,似乎并没有留下明显的裂痕。其原因是知青文化的风起云涌,众多网站的建立,起到推波助澜作用;那个年代,网站是新生事物,只要坚持开放态度,不乏人流量。
在常青藤几位石台知青中的坚守者,个性鲜明。春树和毛老师在职时均是中文老师,专业工作者,文字水平阳春白雪。“春树暮云”性格刚正,待人真诚,是藤友们敬重的大姐;因为在分裂中维护常青藤海纳百川精神,被石台知青中的一些人误解。她热爱常青藤,忠实履行版主职责,除了坚持自己原创作品外,还极其认真地参与网友帖子的交流。藤友郑孜平这样评述春树暮云:“她是一位才华横溢的人,写的文字,字里行间的分寸恰到好处。我所接触的朋友凡认识她的,或者读过她写的文章和点评的,无不啧啧称赞,佩服得连连点头”。
毛老师高中六六届,自然是大哥级藤友,也是常青藤的一号写手,几乎每天都可以看到他的原创作品。从他常青藤评说中可以感受到他的浓浓深情:“常青藤,打个比喻,其实就是个茶坊、茶室、茶座,是我们后知青生活的一个精神家园”。他的另一篇对家园的思念“我们是穿行于信息世界的风。我们忽东忽西,我们步履匆匆,我们满世界地奔跑,停不下来。累的时候,我们多么想停一停,回到我们曾经居住的旧时街道”。
最早一批石台知青中有几位文字爱好者,包括今好、江西均、博康、徐念祖等人,也是常青藤最初的活跃分子。文字的内容主要是回忆当年的知青生活,或童年记忆。其中的热门帖子,点击量达三千多,回复十多条,比起最初的只围观,不交流前进一步。虽然和离开的石台知青们在常青藤相逢时间很短,也是一段缘分,祝愿大家的后知青生活快乐、顺利。
不断有各地的新网友涌入,常青藤很快进入了红火阶段。写手很多,许多都分不清楚来自何方。翻阅常青藤早期的文字,你会发现回首的身影,非常亮眼。回首是上海下放在皖西舒城的知青,性格内向,不喜言辞,每次聚会只是静静地分享喜悦,默默地为大家摄影、拍照。虽不是专业出身,但文字功底,非同一般。2009年11月14日注册常青藤,在追忆往昔栏目,连续发了十余篇知青生活回忆录,引起轰动。每篇的点击量都很高,其中“奎宁和女裁缝之死”单篇点击量2.4万,回帖107。
彷徨,我的纪事是继续远眺好,还是应该进入到藤友优秀的文字里,因为后者需要很高的文学修养,怕是亵渎。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1-1-18 10:41:31 | 显示全部楼层
常青藤纪事(5
回首文字欣赏。开篇,“心潮难平”:1970426日,“天还在沉睡,窗外一片漆黑,万籁俱寂,只听见心在跳动。第一次要远离家门,如同小鸟站立在笼子已开的门坎上展翅欲飞,兴奋的期盼着晨曦快快爬上窗口”。并用细腻的笔法描述,母亲的关爱,早早起床,准备着儿子喜爱的红烧大排;父亲和哥哥无奈,俩人默不作声一个劲地抽着香烟;姐妹情深,大姐抹着眼泪说:多吃点吧,乡下很穷的。妹妹抱着我的腰,大声地嚎哭着。一个毛头小伙,怀着激动与彷徨,开启未知的人生。
“烟篇”,去生产队的火车上,“座厢里开始冒出一缕缕青烟,越来越多……”抵达生产队,住在牛棚里,“烟雾弥漫了整个小屋,从门缝里钻进来隔壁牛身上散发出的腥骚味,一起混杂了屋内的霉味。我们迷惘和沮丧,泪水流淌在脸颊上,不知是不太熟悉烟薰的呢,还是一种发自心底悲恸而涌出的泪水”。
“奎宁和女裁缝之死”。故事并不复杂,回首流畅的文字,叙述清楚。奎宁是治虐疾的特效药,虐疾是当年的常见病。 西小街的女裁缝没出阁怀孕了,当年不是小事,听信了奎宁能堕胎传言,咽下十来颗奎宁,死了。也许是死的不明不白,入葬后第二天坟包下有声响,家人组织开棺。文章结束语,可恶的世俗,葬送了两条生命。
网友江西均给出专业评述:“奎宁在氯喹出现前是一种治疗疟疾的有效药,但该药毒性大,对心脏兴奋性有抑制作用,对子宫有收缩作用,临床上有时用来引产,但效果不可靠。女裁缝的死可能服用剂量太大。安徽疟疾发病数,占到全国的一半还多”。因为常青藤多数网友与安徽这片土地有关,纷纷回忆起当年与疟疾有关的故事。
回首笔下记录了一系列生产队里的人和事;有些猥琐的大队费书记,扣下了公社给回首的通知,错过了去县里参加毛泽东思想积级分子代表大会的机会;虽然十分气愤,县官不如现管,当面还得陪上殷勤。
洪老妈嫁给孙宫凡,上有年迈的公公,下有连续出世的四个孩子,每年总要欠下生产队不少粮款洪老妈勤俭持家,倒也按排的井井有条不过不能在孙宫凡面前提起孙民结,因为共产风时,洪老妈才进孙家门,由于饿的实在没法,晚上偷偷到田里去割还没成熟的稻穗被当初的生产队长孙民结,抓到生产队,扒光衣服,只剩内裤,吊在房梁上,用细竹条抽打。遭到如此的侮辱,孙宫凡敢怒不敢言。
返城后回首又多次回生产队:八十年代未,孙民结领着全家在主干道边盖了几间草屋,开了糖坊九十年代未,糖坊关门,孙民结和老伴一贫如洗。零六年自老伴去世,孙民结最宠的儿子过,不堪虐待上吊自杀了。
再教育中听过非正统的事;生产队里有亲兄弟三人,辈份高被尊称为大老、二老和三老。大老又瘦又高,风风火火、脾性直率,曾经在国民党部队官至连长,解放后常被戴高帽游街。因是邻居,一起聊天。大老常呼冤枉:“当兵是跟日本人打的,和共产党一枪没打过”。二老比大老矮一个头,一副睡不醒的模样;是生产队中最穷的,每年要欠生产队一二百元的粮食款。得意时吹牛,以前(解放前)哪会抽这九分钱的烟,起码也是青鸟的。背起总理遗训,一改猥琐形象。三老是当时农村少有的胖子,解放前当过雇农,常在大会上忆苦思甜发言。私下里却说,地主不是周扒皮。
作为“可教”子女,终于在197810月,回首的户口回迁上海。欠生产队里的粮食款240元,一致通过全免,每家每户争抢着请吃饭。虽然是一段悲情,八年时间已让情感深深地溶入这片土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1-1-18 10:42:58 | 显示全部楼层
常青藤纪事(6
常青藤纪事之(5)文后,一位很有见地的小学同学提出疑问,“这不像你(我)的一贯风格,莫负韶华,莫负人生”。并没有仔细思考,直接作答:“那段历史是沉重的,不同经历会有不同观点,都很正常,我认同回首的文字,那是纪实写法”。静下来思考同学提出的疑问,一定还有值得推敲的地方。停笔了一段时间,世界真奇妙,吸引眼球的事情比比皆是,特朗普谢幕的热烈,国内疫情的抬头,沉寂股市的异动。同时也在思考,对我而言有些刻骨铭心的知青历程。
知青是我们这代人的典型标志,但经历各不相同。有人仅下放二年,新鲜劲还没完就返城。有的在农村长达十年,自然会留下不同的印记。知青中有人青春得志,成为红人,被树立为先进典型,或结合进领导班子;有的则肩负历史原罪(家庭出身不好),夹着尾巴做人。本世纪开启的知青文化一度繁荣,但过多的诉苦与如今社会相去甚远,逐渐被冷落。知青是有些敏感的话题,常会引起激烈的争论。不同角度,有不同结论。比较好的方法,让后人去定义。
知青(苦难)带来的遐想,人类历史就是苦难的成长史。换个角度思维,苦难是财富得到普遍认同;也许与我的专业有关,苦难也是一种免疫功能,西方发达社会这次新冠疫情爆发,或许就是一种验证。人类社会发展太快,太多的人为保护;如同温室的花朵,免疫功能变得脆弱和丧失,承受不了风浪。社会发展太快,焉知祸福?那遍地开花,无处不在的交通网络,考虑过野生动物的生存吗。当然这不是此篇所考虑的内容,只是一种遐想,一种忧虑。
常青藤是知青的缩影,有着各类知青及相应文化。成都知青晓庄,200911月在常青藤发表,我的知青岁月系列,全文4万字。受当年文学作品和苏联歌曲影响,向往着当勘探队员啦,垦荒队员。怀揣着革命浪漫主义,却感受到岁月的沉重。1965825日,汽车开了三天,抵达四川的德昌。地区召开欢迎大会,一句“请到我们西昌来,俺家的狗儿不咬你!”,倍感亲切。每天都是汗流浃背,腰腿疼痛,精疲力竭。也有哭泣,哭完了明天依然笑容灿烂。
六十位知青组建“昌州青年队”,晓庄是副队长。一切从零开始, 先搭起一间窝棚,春耕开始了。黎明,远远的山脚下,一大片白云正缓缓地飘过来,慢慢的,慢慢的,被笼罩在白云之中,天地间只剩下白茫茫一片,象云中的仙子。过了好久,白云才飘去了,飘上了山林。一切又恢复原状。多少年过去,梦幻般的情景难忘。
好景不长,运动开始。知青成了不受欢迎的人,父亲被打成历史反革命。生活是最好的老师,下乡前背叛家庭的那一段,是心中永远的痛。在德昌生活十七年,生命轨迹因此改变。不管经历怎样的艰难困苦,那蜿蜒的安宁河、那浓荫的黄桷树、那层层叠叠的梯田。留下了青春岁月的山川大地,溶入生命中。
晓庄细腻、富有情感的文字,在常青藤掀起一个高潮。她乐观的生活态度,得到大家的赞许。
2010929日,晓庄夫妻自驾游来上海,常青藤组织了隆重的接风会。知青身份将我们维系,20余位藤友,有来自加拿大的思乡、来自澳大利亚小六九虹,春树暮云也从合肥赶来。多数藤友是第一次见面,吃着茶社提供的自助餐,唱着苏联歌曲,聊着轻松的话题。晓庄丈夫钟先生的一句话,风雨已过,我们更要珍惜晚霞的美丽,感动着大家。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1-1-26 09:32:14 | 显示全部楼层
常青藤纪事(7
我们这一辈,与共和国同年岁,2010年前后陆续步入退休年龄。知青网站的兴起,正好迎合了闲暇一代。红火期间,除了拥挤在网站,线下活动也频繁。大起大落,网站热闹数年,快速降温、隐退。其中的缘由多方面:首先是由知青一代本身的性格短板造成,青少年时期处于无政府状态,形成了各自独特的个性,谁也不服谁。第二,知青文学过多对苦难的回忆,忆苦并未思甜,反而成了祥林嫂式的唠叨。第三,相关的知青活动在经济大潮下不能幸免,背后总会嗅出点铜臭味。微信群的兴起,其简便快捷的操作方式,是压垮知青网站的最后一根稻草。
常青藤也未能摆脱衰败的命运,虽然网站的门依然开着,很少人气。现在藤友们见面时总是回味那曾经的快乐时光,即使争执不断,时常也会撕破脸,但常青藤的“魅力”(不确定缘由,姑且称之),总能将矛盾化解。虽然现在仍然有微信群的维系,但快餐式的文化没有网站深邃;群的记忆只是瞬间,而网站是持久的。打开常青藤,依然可以看到当年藤友们充满活力的身影。
我进入常青藤纯属偶然,合肥知青进入上海知青圈子还是有些顾忌。虽然常去各知青网站浏览,并没有想过注册成会员。因为劳动大学的缘分,博客上结识了上海知青孙村湾,我在劳大读书时,他在附近的孙村湾农村当知青。他是常青藤最早的一批版主,因此成了我的“引路人”。201031日加入常青藤,由于表现“积极”,当月即被提拔为投资理财栏目版主。虽然一生淡薄名利,说不清为什么却会对这个“闲职”异常看重。
网络与现实不同,现实中的我性格内敛,遇事习惯先后退一步;而常青藤却让潜在的张扬性格得到释放。网上浪迹久了,发现这种现象其实很普遍,许多藤友在虚拟环境中的性格表现与现实中反差很大。有过好奇和疑问,也许虚拟环境顾忌少,天性更容易得到释放。久而久之,也在改变现实中的性格。回眸一生,值得留念的阶段其实并不多,而常青藤的经历值得留念;这也是我二年前写了近八万字常青藤初稿,现再写二稿的动力,去寻觅常青藤未知的“魅力”。
常青藤进入我的生活,每天在藤内自以为是的闹腾;尚处磨合期,矛盾不可避免。一知青名人去世,网站挂挽联多日;感觉气氛不好,331日给网站管理员(聘用的电脑专业人员)站内短信,可否将挽联从主页移到子栏目中,没有反馈。其二因和一网友玩笑,管理员感觉有些过,做了删帖处理。问题很严重,心情不愉快,一个多月没有在常青藤发言。520日晚10点,老田从孙村湾处要来我的电话,和我交流。本来就不是什么事情,未等他多说,答应第二天去常青藤。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1-1-31 09:19:43 | 显示全部楼层
常青藤纪事(8
上山下乡改变了一代人的人生轨迹,藤友中有当年的宠儿,也有可教子女夹着尾巴做人。有人平稳度过那艰难岁月,有人坎坷直至夕阳才返城。有人深情怀念蹉跎岁月,有人在赌咒痛不欲生的生活。对于知青历程,对于第二故乡,“想说爱你不容易,想要忘记也很难”,似乎是藤友们激烈争执后的共识。从众多知青自发组织的返乡活动,不断给予乡亲们帮助,可以证明这一点。
常青藤是普通的知青网站,虽然普通但不乏有“绚丽”的灵魂,“老道”即是其中一位。半个世纪始终沉湎在知青情节中,不能自拔。有人给他贴上了“永远知青”的标签,准确反映出老道的精神世界。老道是老高中生,在安徽石台县插队十年。担任过乡村小学教员、记工员,会计等职务。执意扎根乡村,拒绝多次返城机会,陶醉在青山绿水和朴实的民风中。
期间收获了爱情,1975年经人介绍和插队淮北的一位上海知青结婚。老道曾写过思念天堂里的亡妻,记录了那段苦涩的乡村爱情,浓浓亲情,感动着藤友们。妻子1978年顶替退休父亲返沪,老道进退两难,为了爱情,第二年离开小山村,返回上海。人虽然离开,心依然留在第二故乡。
持续不断为乡亲们做实事。自己出资扶贫,引种大叶茶、蓝莓。说简单,做起来不易,引种、引入技术,所有事项均需自己亲力亲为。这还不能满足其深厚的情感,2004年在生产队的柏山山腰,人烟稀少处申请盖了一幢小楼,被他的精神感动,乡政府特批。当年工薪阶层的二十余万元,需要倾其全力。其壮举很难被认同,常青藤也众说纷纭,老道的名号由此而生。
老道2009年加入常青藤,言谈容易触碰政策底线。为了生存,版主们已经在讨论是否对其封号处理。老田多次私下劝阻,以看为主,少发言。网上与人交流,好为人师,时常发生冲突。网下交流顺畅,每次聚会,都可以品尝他自酿的葡萄酒。老道在别人眼里是孤独的,其精神世界很少被人理解。随着岁月变老,没有精力去亲吻小山村。常青藤没有忘记,藤友们时常会去看望病中的老道,也会去看望他心中的圣殿柏山别墅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1-2-2 09:14:51 | 显示全部楼层
常青藤纪事(9
人生绚丽,离不开烟火(炊烟),炊烟也是人生的根本。当华丽时,不应忘记回家的路。藤友“发发”,始终保持着烟火本色。1970年下放安徽凤台县,没多久担任生产队会计、队长,二年后提拔为大队副书记,四年后任书记,六年后一跃成为公社书记。更大的舞台还在召唤,而他1978年选择了回家(沪),“而今迈步从头越”。人生不可能重复,孰是孰非无法验证;因为烟火秉性,他没有后悔当初的抉择。
回沪第一份工作是顶替母亲进入纺织厂当车工,在服装行业风火打拼了17年。自学大专课程,1985年参加自学考;先后担任过企业财务科长、工会主席、厂长,最后调到纺织局机关。在产业大调整背景下,纺织业走下坡路。虽然已经是单位领导,经济拮据,时常要为五斗米折腰。银行业兴旺,1995年参加应聘考试,又从基层行员做起,努力奋起,成为银行管理人员。也许是小农思想作祟,“小富即安,知足常乐”,又一次重启。2007年提前五年从银行管理岗位退下来,步入自由的夕阳生活。
夕阳路上,回归家庭是核心。夫人是典型的宅家女,与发发的喜好相悖;为了陪伴,只能选择宅。听说发发一年只获准12天外出活动时间,上个月上海聚会时询问,是否占用指标,答复市内活动不算。还好,因为那天聚会是因为我要离开上海的临时安排,如果占用指标会感觉内疚。被动选择宅,其实不容易,也许是发发领悟到人生的真谛,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有了外孙,重心再次转移。逐渐成长为合格的保姆,把屎把尿、穿衣喂奶、换尿布、哄睡觉等等。为了哄外孙睡觉,学会了几十首儿歌。每天至少二次推着童车到公园转,无聊时与公园里的阿娘、外婆唠家常。总结陪外孙的优点自我安慰,“生活有规律,天天运动身体好,烟也抽的少了”。外孙是生命的延续,“为伊消得人憔悴,衣带渐宽终不悔”。
发发活跃在线上、线下,遇到矛盾时敢于亮明观点。对于偏执的网友,耐心做思想工作。发发劝老道摘要:“陈兄,你讲的有些股市理念是对的,你出于好心,但不能一直用傻子、疯子、赌徒作比喻。时逢股灾,每个炒股的人都心痛,应多一点同情心,而不是说风凉话。喜欢你的实话实说、直来直去的性格;但在网上,还要照顾到方方面面,不能由着性子来。在这方面你是老大哥,应该比我懂”。发发是常青藤苦口婆心的“书记”,最美的“烟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常青藤中老年网 ( 沪ICP备09085800号 )

GMT+8, 2021-3-6 07:37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